守静笃:一年磨一剑,一线一经典

2019年06月12日

zzhf-banner

'每年只走一条线路,走过的线路后来都成了经典徒步线路'这是守静笃在重装徒步圈的独特标签。

 

巴丹吉林沙漠穿越、格聂神山大转、念青东、郭喀拉曰居、伯舒拉岭、新泸亚等国内经典徒步线路的开辟均是出自他手。

 

从穿棉衣、休闲裤到资深徒步玩家,他都走过哪些线路,看过哪些风景?

 

 

守静笃,资深户外徒步玩家,16年户外经历,致力于西部荒野山岭开线探路,先后开辟了8条长距离徒步穿越新线路,每条线皆独辟蹊径,成为国内经典徒步线路,圈内人称“守队”、“守大人”。

 

本是登山者,转做背包客

对于守静笃而言,之所以进入徒步圈,完全是因为偶然——因为没有充足的假期。

 

 

2003年登顶四姑娘山大峰;2004年登顶二峰,守静笃就这样完成了雪山的入门山峰。

 

2005年他跟着专业的登山公司去登了半脊峰,也是抱着学技术的心态,因为专业登山公司会有登山培训,守静笃知道要在登山的道路上发展,掌握一定的登山技术是必须的。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半脊峰竟然成了他登山的终结。

 

按照登山的进阶玩法,登完5000米山峰后,就是6000米、7000米。2006年,他报名了雀儿山,没有请到假期。2007年,他报名了慕士塔格峰,甚至连定金都交了,但是依然没有足够的假期。

 

登山这条路已经无法进阶,他决定放弃登山,转为徒步。这一转身,便成就了徒步圈的一个传说。

 

 

 

守静笃每年徒步一次,时间基本都在国庆前后。所以从徒步数量上来说,他走过的线路并不多,16年户外经历,只走过13条徒步线路,其中常规线路有5条,开辟的新线路有8条。

 

不重样的走法——5条常规线路的不同尝试

5条常规线路有毕穿长(毕棚沟-长坪沟)、墨脱、独龙江、乌孙和贡嘎,各有特色。

 

毕穿长——打开潘多拉魔盒

2002年,守静笃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徒步:毕棚沟穿越到长坪沟。那年当地读书俱乐部组织穿越活动,他就报名了。当时,毕棚垭口下了一场大雪,积雪很深,走的特别艰难,39人的徒步队伍,只有6人翻过了垭口,其中就有守静笃。

 

由于是第一次徒步,什么经验也没有,凭着一腔热血就去了,没有手套和墨镜,穿着普通运动鞋、休闲裤和棉衣。

 

结果可想而知,行程受尽折磨:手指头冻肿,弹尽粮绝,而且走错了垭口,爬到一半发现不对又折返回去,重装饿着肚子翻越垭口完成穿越。

 

这次徒步经历虽然困难重重,但却激发出了守静笃骨子里对荒野的亲近感,徒步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

 

独穿墨脱——确定徒步方向

和很多徒步爱好者一样,喜欢上徒步的守静笃开始翻看各种徒步线路攻略。当时盛传的“中国十大徒步线路”之首的墨脱自然成为首选。

 

2006年,在大概查阅了穿越线路和距离后,他便背上大包独自去了墨脱。

 

那时候徒步墨脱还不是很火热,一路上徒步者很少。由于墨脱徒步线路岔路不多,路迹比较明显,没有带导航工具的守静笃也顺利的用4天走了出去。

 

 

“走墨脱最大的感受就是累”,守静笃说,“从汗密到背崩由于距离长(32公里),天气热,不懂控制走路节奏的他一路出汗,差点虚脱”。

 

走完墨脱之后,他对自己想走的路线和想看的风景基本有了一个定位,那就是不走成熟线路,尽可能探索没人涉足或者很少有人去的区域。

 

 

守静笃在徒步格聂时拍摄的牧民家小孩

 

独龙江——初次约伴

2007年,守静笃完成了从独龙江到察隅的穿越。从云南贡山县翻过牛魔王垭口到独龙江,再穿过原始森林走到察隅的日东村,连续穿越13天。

 

纵使现在,走这条线路的人都不多。网上可参考的资料很少,没有导航和地图,守静笃写一个文字攻略就走进了独龙江。

 

 

因为自己也没有丰富的徒步经验,线路又不是很明晰,所以当时在网上发帖约伴很艰难。直到出发前一周才有一个人报名,是个新驴,只有郊区半天的徒步经历。那时胆子大,赶紧就收了,幸运的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穿越线路。

 

独龙江的村子比较原始而贫穷,独龙族人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光秃秃的,一个火塘、有些玉米和土豆,这就是进入一家农户所能看到的所有光景了。

 

——守静笃

 

 

 

在老向红猎户家里做客,边烤土豆吃边聊天,感觉特别奇妙。临走的时候猎户送了我一只猎熊的弩和三只毒箭,20米之内都可以很精确的击中目标。

 

 

原始森林向导也没走过,只知道大方向。森林里没有路迹,路程艰辛,一路开路而行。峭壁上爬行时,向导惊扰了一条毒蛇,幸亏眼疾手快把蛇打死。

 

——守静笃

 

 

丛林里每天都在暴雨中行走,浑身湿透,最大的幸运就是途中遇到一次采药人搭的牛棚,才能烤火。作为非成熟线路,独龙江的穿越比墨脱更累。

 

守静笃过塌方区时发生滑坠,陡崖上滑坠了好几米,差点掉下深渊,停下来的时候两个手掌全都是山崖上扒拉豁出的伤口,血流不止……

 

 

完成徒步后,守静笃在地图上画的轨迹线路,红色是他们走过的,蓝色是有人走过的,黄色是可以走但没人走的线路

 

乌孙、贡嘎——老线新走

1946年,有军队连穿了乌孙古道和夏特古道,60多年后的2010年,守静笃计划重走60多年前的这条行军路线。先从北到南穿越乌孙古道,再从南到北反穿夏特古道回到北疆。

 

 

守静笃是进入乌孙古道的第五支队伍,他们以为要自己带工具过河,于是带了全套过溜索的装备:轮滑、安全带等。

 

 

乌孙古道过溜索

 

到了河边才发现,当地的哈萨克牧民早已守在那里了,自己带的装备压根没用,只能选择交钱过河。

 

 

这次穿越,守静笃组成了两男一女的三人队伍。那时的守静笃对于重装和负重都没有很好的控制:负重达到35公斤,食品大部分都扔了,带了24个馕,吃了5个,扔了19个。

 

 

乌孙古道需要多次过河,他们此次共淌水过河34次

 

在翻越阿拉皮也达板的时候女队员受伤,用了8天时间才完成乌孙古道的穿越。那年夏特古道死了人,边防站不让进去,夏特古道的穿越只能放弃。

 

此次乌孙古道穿越,他们共淌水过河34次,有一次还摔倒在河里,差点被水冲走。虽然困难重重,但是美丽的牧场和如梦如幻的天堂湖却在告诉他们:这已经是一场完美旅行。

 

 

乌孙天堂湖,很多人都是冲着这个湖来的

 

2011年穿越贡嘎的线路,可以算作守静笃第一次完整意义的设计线路了。

 

 

“五星级”露营地,对面就是贡嘎

 

贡嘎的穿越算是临时起意,因为本来的计划是去青海哈拉湖纵穿,因为假期原因,临时换成了贡嘎。本着一网打尽所有美景的习惯思维,守静笃把原本只有五天的常规西线穿越路线,扩充成12天行程。

 

 

 

 

从康定大桥湾沿山脊翻垭口到扬扬拉错,再切回贡嘎传统线,翻日乌切垭口,经子梅村、草科,再沿着红军飞夺沪定桥走过的山路走到磨西镇,当时费了很多功夫考证红军飞夺泸定桥的行军路线。

 

 

 

 

4人的队伍,第三天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在格西草原下撤,剩下3个人完成了穿越计划,围着贡嘎走了3/4个圈。

 

 

贡嘎转山路线轨迹图,红色是徒步线路,黄色是坐车线路

 

经过贡嘎这次12天的穿越,守静笃对负重基本可以控制在合理范围了。

 

一年磨一剑,一线一经典——开辟的8条新线路都成了经典

守静笃先后开辟了8条长距离徒步穿越新线路,每一条都独辟蹊径,成为国内经典徒步线路。它们分别是:巴丹吉林沙漠穿越、格聂神山大转、念青东(波密北线、鲁易线)、郭喀拉曰居、伯舒拉岭、雄鹰谷、新泸亚。

 

巴丹吉林沙漠穿越:世界尽头的叹息

说起巴丹吉林穿越,那是一次比较偶然的计划。守静笃在《中国国家地理》上看到巴丹吉林沙漠被评为最美十大沙漠之首,发现之前没有人徒步,于是产生了尝试的想法。

 

 

巴丹吉林—沙山跋涉

 

在朋友的推荐下,他找到了一个当地向导,对方不了解横穿沙漠的线路,直到回家问他爹陶积福才说可以走过去,陶积福最终成了穿越向导,徒步到一半才知道,陶积福只在30多年前走过一半路程。

 

巴丹吉林—远山

 

 

 

2008年的时候约伴还比较困难,尤其是这种没人走过的线路。守静笃在酒桌上“忽悠”了自己的一个朋友[米老鼠]一起参加——“一个男人,这辈子总得做点什么事,可以多年后在儿孙面前炫耀,比如巴丹吉林沙漠穿越……”

 

就这样,他和米老鼠两人组成了穿越巴丹吉林的队伍。与当地牧民陶积福、巴图一起,牵着8匹骆驼组成的驼队,用了11天时间,徒步254公里,从阿拉善右旗的锡林呼都格走到额济纳旗古日乃,东西横穿了巴丹吉林沙漠。

 

 

向导和驼队

 

守静笃本以为沙漠会很枯燥,进去之后才发现很美。沙漠的徒步精彩纷呈,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头一天的温度47度,第二天的温度就是5度,经历了巴丹吉林沙漠的蓝天、烈日、云霞、风、雨、雷、电、雹等种种现象。

 

 

 

走进雷电区 

 

现在,这条线路已经发展成一条经典的徒步线路了,完整穿越大概需要8、9天时间。

 

 

巴丹吉林沙漠穿越线路轨迹图

 

雄鹰谷——每天都是崭新的

很多线路的决定都具有偶然性,平时关注的多了,总会遇到新的目的地。2009年的一个午后,守静笃在报纸上发现了雄鹰谷的文章:那里的悬崖上栖息着上千只雄鹰。一千多字的介绍让他立马“中毒”:将当年的徒步计划定为了雄鹰谷。

 

 

 

从木里北部的唐央乡开始徒步,进入雄鹰谷又转到水洛河峡谷,顺流而下走到亚丁,2人队伍徒步了12天。

 

 

 

那是一次很有趣的徒步,人文特别原始,深山里的村民竟然好奇的问两个说四川话的人是哪个国家的人,把他们笑喷了。

 

徒步路上做客的藏民家里。

 

 

 

 

 

除了山间的雄鹰外,也有长在地上的雄鹰。在雄鹰谷谷主的带领下,守静笃看到了雄鹰谷的守护神——雄鹰塔。

 

这个天然的钟乳石鹰被当地人尊称为雄鹰塔。

 

 

格聂——围着格聂画个圈

打开谷歌地图,守静笃偶然看到格聂神山犹如一朵八瓣雪莲,盛开在川西高原上,不由怦然心动,一个念头瞬间蹦了出来——围着格聂画个圈。

 

转山线路,红线为徒步线路,黄色标志为营地位置,红色水滴为垭口位置 

 

2012年10月,守静笃和同伴走进格聂神山,连续徒步15天,翻越5个5000米以上垭口,行程200余公里画下了这个圈。

 

 

 

这条线路的特点就是景色比较优美,人文浓郁,目前已经成了格聂的一条热门线路。

 

 

 

新泸亚——比洛克线更漂亮

泸亚新线是守静笃帮朋友设计出来的线路,与老泸亚线只有一天的线路重合地段。2016年,因为假期较短,于是选择了这一条相对比较短的线路:新泸亚。

 

新泸亚线路轨迹图

 

因时间所限,只走了亚丁一宁朗乡那一段,从亚丁崩底村进山,翻过垭口绕过亚丁景区,在新果牛场离开传统线路,沿着山脊走到宁朗乡。

 

此行共徒步9天,翻越15个垭口。6人的徒步队伍,第4天男队员全部下撤,守静笃带2个很强的女队员走完剩下的5天。如果走到泸沽湖,也就是完整的新泸亚线路,大概要走13-14天。

 

新泸亚徒步线路上有很多高山海子,天气晴朗的时候会特别漂亮

 

这条线路强度很大,丛林探路和有些路段找路有些困难,地形很奇异,高山湖泊很多,后面5天有9个海子,山脊上经常可以看到海子,比洛克线漂亮多了。

 

——守静笃

 

藏东南:徒步圣地

在守静笃开辟的8条新线路中,其中有4条都是深入藏东南区域:伯舒拉岭、念青东(波密北线、鲁易线)和郭喀拉日居山脉横穿。

 

伯舒拉岭——引来全村人的围观

“除了有一个简单的百度词条外,网上查不到任何关于伯舒拉岭的资料”,提起5年前(2013年)那场徒步,守静笃如此说,“由于没有图片和文字资料,穿越线路的设计根据各类地图分析和猜测而成,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

 

这条线路强度特别大,15天走了270公里,平均每天爬升1050米,下降920米。

 

 

伯舒拉岭湖泊

 

全线有7个垭口,最高的垭口海拔有5465米。第一天海拔爬升就有2100米,导致一个队员严重高反,第二天就下撤了。剩下4人走完全程。

 

 

伯舒拉岭最高的垭口,海拔5465米

 

伯舒拉岭核心区风貌原始,村庄没来过汉族人,他们在村民家借宿,晚上屋子里川流不息,整个村子的人都来看稀奇。有个60岁的老头告诉他们,他在村子里还没有见过汉族人。

 

守静笃伯舒拉岭徒步轨迹图

 

郭喀拉日居——千万人打它身边走过,却无人深入其境

郭喀在林芝与拉萨之间,318国道从山脚经过,接近性很好。按理应该会有很多人前来探索,但是关注的人却很少。

 

2014年,守静笃组了一只6人的队伍,从林芝进山,沿着山脊线横穿,从日多乡出山,在第14天的时候3人下撤,剩下3人走完全程。

 

 

郭喀拉日居徒步轨迹图,一路沿着山脊横穿

 

这次行程依然贯穿着守静笃对风景一网打尽的思维习惯,整个行程历时20天,行程345公里,翻越了16个垭口(最高5400米左右)。

 

 

郭喀拉日居念久神山,海拔6020米,接近性很好,可以用手摸到冰川

 

总体来说,郭喀的地形、湖泊、冰川特别丰富,景色漂亮,有很大的线路设计空间。守静笃预言这条线路有可能和念青东成为2018年重装徒步的热门地点。

 

 

郭喀拉日居核心区,8公里长的海子,看到的只有一半

 

念青东——最美的地方,没有之一

一年只走一条线路,而且不走重复线路的守静笃去了两次念青东。一次是波密北线,一次是鲁易线。

 

 

 

以那曲-当雄为界,念青唐古拉被分为东西念青,而念青东则成了探险者的天堂。

 

 

 

全国所有地方徒步线路的丰富程度都没法与念青东相比,这里几乎集显了藏区的各种地貌特征和人文特色。

 

这里有典型的高山深谷地形,有上百座6000米以上雪山,河谷里森林密布,野生动物活跃,高山湖泊,美丽牧场、古老寺庙、原始村落都很多,地形地貌特别丰富,风景如画。

 

——守静笃

 

守静笃介绍,念青东总体可以分为三大区域:易贡藏布以北、巴松措以东和巴松措以西。

 

 

 

易贡藏布以北:原生态的人文风貌,6000米以上的雪峰林立,冰川密集,垭口海拔基本都是5000+,翻越难度大。有大面积的空白区域,有很大的线路设计空间,这是今后念青东探路的难点;

 

 

 

巴松措以东:垭口海拔均在5000米以下,高山湖泊星罗棋布,是“看海”的好去处,徒步难度相对较小,国内驴友涉足较多。

 

 

巴松错以东,蓝色线为以前驴友走过的,红色为鲁易线

 

这个区域还有一些探路空间,南部的几条沟还没人进去过,可以把里面的海子串起来走。这个区域的空白就是南北纵穿,打通易贡藏布水系的通道,但这条线比较难;

 

 

 

巴松措以西:6000米级雪山比较集中,可以看雪山和冰川,垭口海拔较高,难度也大一些,不过一条大山脊挡住了线路纵深,探路的空间已经很小。

 

巴松错以西,主要以雪山为主,蓝线为驴友徒步线路

 

2015年,守静笃带队走了念青东波密北线:从波密西面的桃花沟进山,从然乌附近的米美村出山,沿着怒江与帕隆藏布的分水岭,呈扇形探索波密北部山区。

 

念青东波密北线,左边一小节红线为刚开始没走通,后面又换了个起点

 

波密北线徒步历时21天,行程330公里,翻越了10个垭口。因为风景迷人,2017年吸引了好几只徒步队伍。守静笃对这条线路的评价是“风景最美,没有之一。高山海子美轮美奂,这是一条令人心醉的美妙线路”。

 

 

 

2017年,守静笃第二次带队走进念青东,这次走的是鲁易线:打通易贡藏布水系。原计划从鲁朗一直向北走到易贡藏布,再回到巴松错。不巧的是在第2天半月板受伤,他坚持到第5天与另一个队员下撤,剩下队员走到第9天遇到一条过不去的河,遗憾下撤。

 

 

 

 

鲁易线的湖泊之美和原始之美令人赞叹。沿途大大小小的海子有20来个,大部分都在网络上找不到图片,原始之美伴随的是举步维艰,道路都已消失,每一步都在探路,原始丛林1小时走不出200米。

 

经过门索错时,两岸密林覆盖,断崖重重,2.4公里的湖岸,足足耗费5个半小时才从头走到尾。这条线路难度超过了预期,原计划13天,现在来看,至少要17-18天。

 

——守静笃

 

 

 

探路者——荒野的魅力

从守静笃走过的线路可以看到,这些年他基本都是在西部荒野山岭间开线探路。那些不为人知的美景,那些被忽略的山脉,那些被遗忘的历史和人文,都在他走过的线路中一一出现。

 

守静笃说他选择线路有一个标准:

  • 没有人去过的荒野;

  • 有混合风景的线路:高山海子、雪山、冰川、丰富的人文。

 

这种没有人去过的地方可以让线路保持新鲜感,而混合线路又增添了线路的丰富度。在探索荒野的过程中,线路上遇到的东西越多,人的满足感也就越强,这也是徒步时的动力。

 

 

 

守静笃走过的很多线路都成为了经典线路,这让人不得不赞叹他选择线路、规划线路的眼光和能力。对于这个现象,守静笃的理解是:

 

 

探险要勇于尝试,徒步圈有很多生力军,传统的线路走过之后,就面临线路升级的需求,大家就会把目光放在不成熟线路和新线路上。荒野是一个盛大的舞台,以什么样的态度去探索,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

 

——守静笃  

 

自从2002年成功穿越“毕棚沟-长坪沟”线路后,守静笃就再也没有停止过对荒野的探索。

 

谈起走入荒野的原因,守静笃说到有次自己在看电影《银翼杀手》,里面说到一句台词的时候,他受到极大的震撼。

 

对于探路者来说,这句话就是为什么走入荒野最好的答案了:“我所见过的光景,你们人类绝对无法想象……”

 

 

对话:

OUTDOOR:开辟新线路的风险一定很大吧?您是怎么保证全身而退的呢?

守静笃:新线路由于其未知和不确定性,风险肯定比成熟线路大。这些年迷路、失温、滑坠都遇到过,之所以能够全身而退,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风险底线就是安全回家。

 

探索新线路,首先要界定自己是一个探险家还是户外玩家。这样才知道自己的风险底线和风险边界在哪里,不断拓展探险的能力边界,做能力范围内的事,那行前筹备做的周密一点,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规避风险。

 

 

走新线前,对线路上狼、熊等野生动物最好提前做研究

 

OUTDOOR:现在也有很多人不满足于常规线路,想走出不一样的线路,对于开辟线路,您有什么建议呢?

守静笃:关于如何开辟一条新线路的问题,我在小程序“户外公开课”上有完整的讲过,大家可以去微信小程序收听。

 

荒野的探索,我们的脚步总是被想象力所束缚,尽管在谷歌地球面前,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秘密,但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还有很多。

 

荒野的探索要量力而行,循序渐进地来,不仅要不断提升风险应对能力,你的风险底线和风险边界在哪里,这是每一个探索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守静笃研究的探路三原则五要素简图,具体的请在微信公众号小程序搜索“户外公开课”收听

 

OUTDOOR:你每次去徒步都选择国庆,那么藏东南最好的徒步季节应该是?

守静笃:在整个藏东南乃至藏区徒步,秋季是最合适的季节,10月上中旬最好,风景好,雨季刚过,雪季还没到来,天气比较稳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