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铁男:中国户外标杆人物,曾开辟夏特、狼塔等线路

2019年06月13日

zzhf-banner

2018年5月16日北京时间10:23(当地时间8:08),62岁的王铁男成功从珠峰南坡登顶。

 

从博格达到珠峰,从夏特狼塔到昆仑古道,他用29年的热情和执着,将自己走成了一部新疆户外探险史。


4月1日,《亲爱的老黑,让我再信你一次》刷屏户外圈,作者成湛湘正是王铁男的妻子。

 

老黑,我就再相信你这一次!谁让我这一生只爱你一个呢,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回来,我们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要牵手相伴,慢慢变老。

 

五天后,王铁男抵达加德满都,办好登山许可证,再次靠近珠峰。

 

徒步至大本营途中。图/王铁男团队

 

那是大本营上空最繁忙的一天

4月9日,在因天气原因滞留两天后,王铁男和凯途登山队的队友一起,乘直升机抵达南池——EBC徒步线路上最大的小镇。

 

大本营途中的提醒——由此徒步,经天波切、丁波切、罗波切,海拔一路攀升,直到一周后, 抵达珠峰大本营。

 

途中,在一处高高的山岗上,耸立着几十座珠峰登山遇难者玛尼堆,其中,“中国境外登山遇难勇士纪念碑”格外醒目……

致敬逝者。图/王铁男团队

在大本营,王铁男还遇见了夏伯渝老师,两位户外圈传奇一起合影留念。图/王铁男团队

 

珠峰的威严,在玛尼堆上的黑白照片里显露无疑。尽管如今珠峰商业攀登已经相当成熟,但挑战8000米之上的征程,依然步步惊心,容不得丝毫大意。

 

凌晨3点的热闹——大本营休整几天后,4月20日,开始系统的适应性攀登。

 

按照惯例,他们在营地举行了庄严肃穆的祈福仪式,并将自己随身带来的信物和登山工具放在祭台前,接受大喇嘛的祈福。随后,出发攀登罗波切峰(海拔6100米),4天后返回大本营。

祈福仪式。图/王铁男团队

在大本营的日子。图/王铁男团队

 

4月26日,凌晨3点,大本营就热闹起来。

 

王铁男和队友在珠峰夜空之下,享用了厨房精心准备的热面条后,转身朝着顶峰的方向,开始冲顶前的最后一次适应性攀登;经过海拔6050米的C1,海拔6500米的C2,6天后,他们登到了海拔7350米C3处,然后,折返。

 

再过几天,他将与其他5名中国队员,以及7名高山向导一起,最后一次从大本营出发,一路向上,向上……



借助梯子爬上冰川。图/王铁男团队

 

梦想响动——那天,是5月7日,大本营上空最繁忙的一天。

轰鸣的直升机划破晴空,各队下山休整的队员陆续返回营地,一场冲顶大战即将打响,届时珠峰南坡700多名登山者和夏尔巴同时向珠峰发起冲锋。

 

据气象部情报,本月14-15日珠峰8000米以上风速每小时不到20公里,是绝佳的冲顶时机。”

 

世界之巅的梦想,涌动在直升机轰鸣的响动里。

大本营直升机。图/王铁男团队

今年在珠峰南坡有9支登山队,共有62人攀登珠峰或洛子峰。图/王铁男团队

 

5月10日,又一次凌晨3点,王铁男从大本营出发突击顶峰。

  • 5月15日晚9点,海拔7950米的C4营地,王铁男状态良好,开始冲顶;

  • 5月16日早9点,抵达海拔8700米处……

     

     

 

10点25分,当那缕离天空最近的阳光落进眼睛里,顶峰的模样清晰地出现在眼前,他知道,这一次,珠峰终于没有辜负他,他也没有辜负自己。

攀登途中。图/王铁男团队

冲顶线路。图/王铁男团队

 

从确定到出发,只有短短几天

整个攀登途中,一有信号,王铁男就会与大家分享此行状态。徒步至珠峰大本营时,他曾感叹:

 

只要有梦想就付出实践,不论成功与否,人生走过的每一步都算数。

此次攀登中。图/王铁男团队

 

他是这么说的,更是一直这么做的。

 

当机会突然造访——2017年4月初,好友李建宏打来电话,说可以把自己登珠峰的名额转让给他,王铁男只需要支付登山许可费、交通费用和给夏尔巴小费即可。

 

王铁男迅速筹款,买机票,在朋友处凑齐了连体羽绒服和8000米登山靴,从确定攀登珠峰到4月15日抵达尼泊尔,仅仅几天时间。

 

世界之巅是他的一个未竟的梦想,一个必须付诸实践的梦想。

 



训练间隙。图/王铁男团队

 

离顶峰只剩300多米——5月16号,在大本营待了23天之后,王铁男出发冲顶。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直到18日晚,靠近C4营地时风速逐渐增大,最后的冲顶时间从当晚九点一直推迟到次日凌晨两点半;19日6点多,他们到达8500米的地方,顶峰近在咫尺,王铁男走在队伍第三,状态一切都好。

 

突然间,走在队伍后面的夏尔巴攀登队长赶超上来,告诉他必须下撤,此时,风已经越来越大,雪粒铺面而来,能见度越来越低……

2017年,王铁男在4号营地。

 

每一步,都算数——后来被问及那次珠峰未能登顶,是否会有遗憾时,王铁男直言:

 

安全回家就是最大的成功。登顶需要很多因素,很显然,我们那天的运气并不好,遇上了大风,在C4也没有多停留一天就直接冲顶等等……

 

20多年的户外探险生涯,让王铁男有能力果断出发,也让他懂得——放弃,并不意味着失败,而或许正是走向成功的重要一步。人生走过的每一步,都算数。

 

 

攀登营地。图/王铁男团队

 

登山之于王铁男,就像户外生涯里一段额外的“假期”,探险则是他心头最炽热的那团火。

 

这团火,也点亮了深藏新疆的一众大美兼大虐的经典徒步线路。

 

“魂断夏特古道”

若将时间回退到2000年,广袤的新疆尚处“深闺”,无人知晓其美艳。2001年夏天,由王铁男带领的国内第一支民间探险队尝试开拓一条绝对的秘境——夏特古道。

 

一切都是未知,包括夺命的危险。短短8天内,十余人的队伍相继在木扎尔特冰河、木扎尔特冰川遇险,冰冷的河水带走了原乌鲁木齐市登山探险协会主席董务新。

 

 

2001年8月14日,董务新(中)与王铁男(右)在夏特古道探险途中。

 

绝壁下的河道——8月14日,木扎尔特冰川,探险队深入夏特古道的第五天。清晨,队伍匆匆拔营,想趁着冰川消融前渡河。但行进不足一小时,意外毫无征兆的出现了:

 

一条河流阻断了去路。这是一条从主河道分出的支流,其东侧是100多米高近90度的绝壁,河水沿着80多米长的绝壁下缓缓流过,在转弯处泛起白色的浪花。(信息来源:王铁男撰写《魂断夏特古道》)

 

看似平缓的河道,成为了生死线。为了绕过绝壁抵达河东岸,穿着凉鞋的董务新以极快的速度,率先经由西边一条10余米宽的小河、河道中央沙滩、几处浅水区段后,抵达通往东岸前的最后一条宽为15米的河道边。

 

随后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老董试图直接向东渡河,没走几步就踏上入了水沟边缘,水顷刻就没到了大腿根,他急忙退了回来。这时,岸上的人都大声疾呼,让他不要再过了,赶紧上岸。

 

老董似乎没听到似的,继续顺水向下走去,走了十几米后,他试图向东靠岸,离岸还有5-6米时,他又踏进了水沟,随后急忙又退了回来。

 

滔滔的河水淹没了队友的疾呼声,老董头也不回地继续顺流向下走去,当河水淹过大腿时,他意识到了危险,转身返回的瞬间,无情的水流将他漂了起来,急速向下游冲去。(信息来源:王铁男撰写《魂断夏特古道》)

 

过木扎尔特冰川。

 

眨眼工夫,董务新被冲到了200米开外的大转弯处,“远远望去,好久不见动弹。”实际上,他只是被冲到了河道内侧,死死抱住了一块大石头才得以停止。

 

随后,他用尽力气靠上了内侧的一方沙舟岛。

 

绝望的转身——经过在冰河水中的长时间浸泡,董务新的体温飞速丧失。顾不上太多,搁浅到沙舟的他“铺上了防潮垫,盖上浸透水的睡垫”,尝试恢复体温。

 

伴随气温的上升,河水逐渐上涨。此时的董务新,已经在沙舟上躺了半个多小时,

 

眼看着沙舟就要被洪水吞没,老董不知是听到了呼喊声还是看到了水势,他爬了起来,丢弃了睡袋等物品,开始逆流上行,企图从上游30多米处的河道较窄地段强行渡河。

 

长时间的冷水的浸泡,老董的体力已严重透支,行动变得很僵硬,他逆流在河道里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就被河水冲回了原处。(信息来源:王铁男撰写《魂断夏特古道》)

 

队员们在木扎尔特达扳上向董务新勇士默哀。

 

接下来的时间里,董务新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绝望:

 

十二点三十分,眼看着河水将要吞没了沙舟,老董没办法继续停留了,他顶着睡袋坐了起来,远远看去好像他在吃东西。一会儿,他站了起来,背上背包。

 

河水已到了老董的膝盖,他双手抱拳,举过头顶,似乎让上天保佑自己,或是在向我们告别,毅然扑向了河中。

 

卷入激流的瞬间,他或许意识到了死亡的逼近,本能地解开了背包,背包快速向主河道漂去。老董在水中几乎没有做任何挣扎,随后顺着内侧河道卷入了主河道。

 

只见他侧着身子,一会沉入水中,一会儿又浮出水面,没有任何动作。

 

十几秒钟后,老董被搁浅到主河道内侧的浅滩上,只见他侧着身子,右手抱着胸,卧在水中一动不动。我和李大姐哭着呼喊了好久,老董再也没有起来。(信息来源:王铁男撰写《魂断夏特古道》)

 

王铁男在董务新墓前。

 

2002年,带着与队友的约定,王铁男再度登顶博格达,并将其骨灰撒在了峰顶。

 

或许,对于热爱户外的人来说,最好的怀缅方式就是一直在路上。

 

我的不停歇,只是一种选择

2003年,又一个夏天,执着于用脚步踏出更广阔天地的王铁男与另一支探险队再次回到新疆,完成了首次民间狼塔线穿越。

 

此后,他的名字也与新疆有了割舍不断的缘分,一条条兼具神秘与探险的徒步路线被依次开辟。

 

 

王铁男,曾任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主席,著有《天上之山》、《昆仑秘道》等书。2006年荣获“首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最佳探险”和“首届中国十大徒步人物奖”。

 

王铁男不完全探险足迹

————————————————

  • 2001年,带领国内第一支民间探险队穿越夏特古道

  • 2003年,狼塔穿越线走通,随后该线被众多爱好者相继开发出了A、B、C、D、V线,还有有冬穿与C+V等升级版线路

  • 2008年,开辟克里雅古道

  • 2009年,带队穿越昆仑山桑珠古道

  • 2011年,穿越昆仑山克里阳古道

 

 

 

2016年11月,年满60的王铁男正式退休。显然,这不会是他走向户外的终点。

 

2017年元旦,王铁男顶着7级的大风,在经历了失温、眼睛受伤、鼻子冻出水泡等一系列状况后,在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顶峰迎接了2017年第一缕阳光。

 

2017年元旦,王铁男在哈巴雪山迎接新年 。

 

哈巴之后,珠峰、慕士塔格、博格达相继成行,王铁男一边完成着年轻时许下的“60岁依旧还能登山”的愿望,另一边则骑上了心爱的摩托车,尝试转完西藏的八大神山。

 

王铁男骑摩托车去拉萨的路上。

 

为何今年已62岁的王铁男依旧有勇气探向世界之巅,答案其实并不难:

 

我是在用所能达到的高度和所能付出的狂热,来选择一种自己热爱的生活方式。

 

最后,期盼王老顺利凯旋,给大伙唠唠今年热腾腾的珠峰攀登季,都发生了哪些有趣的事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