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足荒野》| 走向山野的理由千千万,它可能是最好的答案

2019年06月12日

zzhf-banner

 

为什么喜欢户外?为什么走向山野?山野里到底有什么在吸引你?

 

每个户外爱好者应该都曾被问过类似这样的问题,每个人的回答肯定也不尽相同。(注:正文所有电影截图均来自影片《涉足荒野》)

 

 

走向山野的理由可以千千万。

 

但无论出发前你带着怎样的状态和心情,你是怎样的遭遇和处境,踏进山野之后,所有的世俗标签都将逐一脱落。山野有一套自己的规则,你也将在其中遇见一个真实的自我。

 

图片来源:yxj18.com/gundongqiwen/90680.html

 

2014年12月上映的美国影片《涉足荒野》,作为IMDb上评分最高的户外电影正是这样一个走进荒野、寻找自我的故事。

 

近2000公里的徒步旅程,不仅仅是一场生命的奇遇。

 

 

为什么走进荒野?
 

影片改编自美国作家谢莉尔·斯瑞德2012年的同名自传,英文版原名:Wild, Lost and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 ,译名《走出荒野》。

 

成长于单亲家庭的谢莉尔,对善良乐观的母亲依恋很深。22岁时,母亲去世,对谢莉尔打击很大;随后又因与丈夫日渐疏离,最终离婚。

 

谢莉尔大学时就读英文系,是一枚有着作家梦的标准文青,但生活却总是与理想背道而驰。在一次次的打击中,谢莉尔逐渐走向沉沦,她开始酗酒,甚至接触了海洛因。

 

每一天,我都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深井之中,眼巴巴地抬头仰望。我野心勃勃,争强好胜,是个志向高远的作家,却无奈在一个个卑微的职位之间来回转换,在酒精中醉生梦死(信息来源:《走出荒野》)

 

日渐沉沦的谢莉尔,对一切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直到26岁那年,一次偶然机缘,莉尔做出了一个冲动的决定——去徒步著名的太平洋山脊步道( Pacific Crest Trail )

 

她以前从未有过长途徒步的经验,这条路对于她仅仅是“一个模糊、古怪的想法(信息来源:《走出荒野》),但它又充满了未知的希望。

 

这是一个冲动而冒险的开始,也是谢莉尔为山友们诟病的地方。

 

 一个成熟的山友,应该对所走的路有理性的预估、详尽的规划和完备的准备。而莉尔实在太小白了,她甚至不会合理地打包自己的登山包。

 

出发前,谢莉尔挣扎着背起胡乱塞了太多东西的背包。


可指责归指责,莉尔最终还是上路了。

 

这种看似“逃避”的背后,是一股与过去决绝的勇气和对新生活的希翼,是对充实人生和本真自我的找寻。不管小白莉尔看起来有多么不靠谱,单单这个关于出发的决定和行动,就已经值得尊敬


 

荒野里会遇见什么?

 

1995年,现实中的谢莉尔选择从南加州的莫哈维沙漠(完整PCT的第550英里处)出发,用时96天,在“众神之桥”结束旅程,累计徒步约1000英里,约1600公里。

 

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在一个季度内试图“通径”thru-hike PCT的不会超过30个人。(引自张诺娅公号文:《涉足荒野》真人版:还原你一个真实的PCT)

 

对于户外经验丰富的徒步者,太平洋山脊小径( Pacific Crest Trail 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更何况新手谢莉尔。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注定充满了挑战。

 

一抬脚就进入沙漠——谢莉尔开始徒步的起点莫哈维沙漠以生活在科罗拉多河下游的土著印第安——莫哈维人的名字命名,位于南加州东南部,横跨内华达、亚利桑那和犹他州三州,占地超过57000平方公里,有着特殊的西部沙漠景致。

 

莫哈维沙漠。图片来源:z.qyer.com

 

对谢尔莉来说,沙漠景致欣赏倒在其次,面对这程PCT全程最干燥的路段,她得考虑水源问题,没有经验的她为此足足背了24磅水(10公斤)。

 


谢莉尔直接从宾馆卫生间灌了满满一水袋的水。

 

过多的负重,巨大的外框架背包,让谢莉尔连起身都异常艰难。

 

放弃or继续?——孤独和无聊,是很多长距离徒步者都会面临的内心困境。进入荒野不久,谢莉尔就开始一遍遍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来“受虐”。

 

而岔路口处的撤退线路信息,也无疑加剧了她内心的挣扎,并催促她做出最终的抉择。

 

十字路口的纠结徘徊。

 

自然的纯粹气息,让她在内心的小挣扎后做出了选择。

 

太平洋山脊步道沿途有完备的指示系统,为徒步者提供路径信息。

 

不过,因为步道线路只有一条,在地图及APP上也都有记载,沿途路径信息极为简单,甚至有些不易发现,还是需要徒步者自己有良好的道路识别能力。

 

窘困的户外生活——虽然步道上会有关于线路的信息,可一切露营相关的事情却都要独自摸索。

 

谢莉尔甚至不会使用帐篷,只好在沙漠里照着说明书反复尝试;购买了只能使用白汽油的油炉,携带的却是普通汽油,这个巨大的bug让她不得不吃了好几天冷食。

 

谢莉尔被帐篷折磨得抓狂。

 

谢莉尔一脚踢飞了不配套的燃料瓶,然后不得不吃冷食勉强充饥。

 

而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徒步者,在这段沙漠穿行中,也会遇到最强劲的阻碍——大风!

 

南加州是美国本土风力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之一,高原山地开阔暴露,在第150-600英里之间的羚羊山谷(550)、卡宏山口(350)等地方狂风肆虐,常会遇到无法生火或搭帐篷的情况(引自张诺娅公号文:短平快的太平洋山脊步道PCT徒步攻略)

 

对此,徒步达人张诺娅也分享了基本的应对方法:在南加州不要使用酒精炉,选用抗风性强的帐篷。

 

没有路的“路”——户外的道路总是充满未知的挑战。沙漠之后,继续北行,到达内华达山脉后,多数徒步者都可能会遇到大雪封山,淹没步道,溪水暴涨,漫过膝盖的状况,谢莉尔也不例外。

 

出发初期的徘徊,已经慢慢在途中走成了坚定,一股走完计划里程的执念,引导着谢莉尔跨过沿途不断涌现的阻碍。

 

穿过急流。

 

雪中跋涉

 

一般徒步者会在六月初左右到达内华达山脉,这段行程中,大概会有2-3周会在雪地上行走,冻伤、高反、雪盲等问题都有可能会出现。

 

如何应对?徒步者需要在冬天提前查阅加州雪量,再定出发时间。提前看冰镐使用视频,了解基本的雪山攀登技巧(引自张诺娅公号文:短平快的太平洋山脊步道PCT徒步攻略)

 

靴子掉下山崖——长距离徒步,会涌现更多未知, 也会更加放大徒步者的任何小错误,除了专业的技能,专业的装备也越发重要。

 

而缺乏经验的谢莉尔所穿靴子偏小,导致脚趾甲严重充血。当她在山脊忍痛拔掉指甲盖时,一只靴子不慎掉落山崖!

 

谢莉尔在山崖上处理伤脚。

 

谢莉尔在无奈与冲突中情绪爆发,起身将另一只鞋子也狠狠抛向了远方。这个极具冲突性的场景,既是她一路委屈情绪的激烈释放,也是内心对过去的决裂。

 

陌生的好人?坏人?——好在谢莉尔还备了一双凉鞋,勉强继续前进。途中,谢莉尔曾因为速度太慢、补给不足,在天色将晚时,求助旷野中干活的强壮农夫。

 

谢莉尔坐进农夫的车里之后,竟然意外发现了一把手枪!而农夫也一直磨蹭到深夜才收工。

 

夜色昏沉,只有他们两人,让人不禁为谢莉尔揪心。

 

遇见旷野中的农夫

 

农夫的话总是让人拿不准他是好是坏。

 

不过好在农夫并非坏人,热心的农夫一家还给谢莉尔烹制了丰盛的晚餐。

 

此外,谢莉尔还在荒野中遇到两名不怀好意的猎人。他们背着弓箭,言语调戏谢莉尔。谢莉尔匆忙收拾逃离,却又发现猎人竟然在跟踪她!

 

她的身材很好哦,不是吗。(注:猎人)

 

对不起,我必须走了。(注:谢莉尔)

 

坐吧,我们保证只会弄乱你的头发(注:猎人)(信息来源:《涉足荒野》)

 

谢莉尔警惕地应答猎人,并开始迅速收拾东西。

 

面对不怀好意的猎人,谢莉尔紧握帐杆作为武器,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之后,趁着两个猎人交流争议的间隙,谢莉尔匆匆收拾装备,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惊慌后的温情——后来,谢莉尔在路上遇到一处庇护所,即名为“肯尼迪草地”的徒步者之家。这里充满了温馨和欢乐,她和热心的徒步者们相互交流,甚至喝到了心心念念的柠檬汁。

 

谢莉尔走进“肯尼迪草地”,山友们热情欢迎。

 

一位热心的老驴友为她清点整理背包。

 

徒步文化在太平洋山脊步道上的繁荣,也是这条步道最动人的特征之一。

 

除了类似的“徒步者之家”,曾经徒步过的这条步道的人,以及其他热心的步道守护者,也会为徒步者提供伙食、交通接送、沿途储水等各种服务,他们构成了一个自发的保障体系,让这条荒野之路,多了许多温情。


 

荒野里会收获什么
 

这种自然和人文的双重熏染,也让谢莉尔逐渐从自我封闭中走出,剥开沉沦的过去,看见真实的自己。

 

PCT沿途设置了很多留言簿,供徒步者记录交流自己的感受。
 

 

谢莉尔在经过一处留言簿时,提笔写下了一句话:

 

如果你的勇气拒绝你,你就超越你的勇气(信息来源:《涉足荒野》)

 

 

然后,转身决然走在徒步的路上。

 

这一路,荒野曾让她频频出丑,可同时,也见证了她在一次次尝试之后的成长和改变。

 

路痴的她学会根据步道上的路标、地图等来判断自己的位置和前进方向;

 

 

学会使用净水器和净水片制作饮用水;

 

学会正确采购和使用配套的油炉。在吃到第一顿自己动手制作的热食后,她甚至激动地叫了出来。

 

 

对生存技能的逐渐掌握,一步步缓解了谢尔莉的徒步窘境,也让她在行进过程中,有了更多时间去感悟和思考。

 

在把那只靴子扔过山崖边缘之前的几个年头中,我其实早已将自己扔出边缘地带。我游游荡荡,四处漂泊,居无定所。我从明尼苏达州漂到纽约,又从俄勒冈州漂过美国的整个西部。

 

直到徒步那个夏天,赤着双脚的我终于悟到,我与这个世界是相连的,而非分离的——我找到自己了(信息来源:《涉足荒野》)


 

谢莉尔在徒步中,与“真实的自己”对话。

 

在极简的自然环境里,谢莉尔重新定义生活的目的和自我存在的意义。

 

与自然和谐相处,即使林间醒来,看见青蛙在睡袋上跳跃也不再惊慌。

 

谢莉尔独自行走的勇气,也让她在徒步者中获得了“徒步女王”的称号。

 

我们给你取了个外号!

 

什么?

 

徒步女王(信息来源:《涉足荒野》)

 

谢莉尔在营地和徒步者们打成一片。

 

徒步最后一天,谢莉尔走在路上,看见终点“众神之桥”逐渐靠近,一脸平静。她知道,自己不会再跌回曾经的深渊。

 

影片结局并没有戏剧性的转折,却以一种水到渠成的温情,让人与谢莉尔一起得到生活的救赎。

 

 

我因悲伤迷失在荒野之中,我在走出荒野之时找回自我。我的生命和一切其他生命一样,不可思议,不可挽回,也充满神圣,我站在终点的桥上,觉得生命如此贴近我,如此真实,如此疯狂信息来源:《涉足荒野》

 

谢莉尔就这么走进了荒野,又走出了荒野。

 

荒野并没有改变她穷困的处境,更不会召回她去世的母亲和离异的丈夫,但荒野给了她属于自己的故事。


 

真实的太平洋山脊步道(PCT)
 

故事之外,太平洋山脊步道,更是堪称梦幻,极具风情。

 

步道简介——这是一条纯天然的史诗级国家登山步道,被视为美国景色最好的徒步道

 

从最南端的美墨边境开始,沿内华达山脉、喀斯喀特山脉直达美加边境,纵贯华盛顿、俄勒冈、加利福尼亚三州,全程4286公里(2665英里)。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旅游局官方微博

 

这是一条人工促成的登山步道,它的成型与发展离不开无数义工的支持

 

经徒步爱好者克拉克等人及户外组织等的共同努力,PCT在1968年被国会和约翰逊总统规划为美国首批国家风景步道。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义工参与小径的整修维护及徒步者的沿途保障,他们也被称为“步道天使”。

 

天使把装满水的桶放置在干旱沙漠地区。

 

PCT穿越——全程穿越约需要4-5个月。南段旱季缺水,北段大部分月份频繁降雪,穿行时间有限。

 

全程穿越者,据说每年一般只有一二百人,少则一二十人,绝大多数选择从南到北。

 

图片来源:张诺娅《短平快的太平洋山脊步道PCT徒步攻略》

 

假如你能有机会去走全程,那么,在这一百多个涉足荒野的日子里,你会:

 

  • 从南到北跨越16个纬度

  • 沿着北美最高的落基山脉,上下起落,高程变化达128284米,相当于从珠峰北坡大本营登顶来回将近18次

  • 过25个国家森林和7个国家公园,尽览奇异的地形地貌、神奇的动植物等各种常人难以得见的震撼景象。

     

这其中,包括:

 

安沙波列哥沙漠州立公园(Anza-Borrego Desert State Park)——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步道起点往北约112公里处。这里有着令人惊叹的沙漠和山地景观,也是濒危半岛大角羊和美洲野猫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图片来源:摄影师Jonathan·Fox

 

肯尼迪草原(Kennedy Meadows)——位于红杉国家公园东部边缘地区,距离洛杉矶北部不到300公里。这里是《涉足荒野》中一个重要的地标,也是一个徒步者躲避严酷沙漠环境的庇护所。


图片来源:摄影师Todd·Petrie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风景优美,堪称PCT上最受欢迎的地标之一,距离旧金山东部大约280公里。这里可尽情欣赏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以及壮观的瀑布、峡谷风光。

 

图片来源:摄影师Todd·Petrie

 

拉森火山国家公园(Lassen Volcanic National Park)——火山活动而形成,地形独特,位于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以北大约500公里。除火山峰以外,这里还有漫山绚丽的野花和各个清澈的高山湖泊。
 

图片来源:摄影师Paraflyer

 

胡德山国家森林(Mount Hood National Forest)——是步道在俄勒冈北部区段上的主要景点,距离波特兰市以东大约150公里。被冰川覆盖的胡德山四周森林环绕,是俄勒冈州最大的活火山。

 

图片来源:摄影师Thomas Shahan

 

众神之桥和哥伦比亚河谷——众神之桥是影片《涉足荒野》的片尾背景,即谢尔莉此次徒步的终点。从众神之桥上横渡哥伦比亚河时,海拔会下降963米。

 

图片来源:摄影师Peter Murphy

 

北瀑布山国家公园(North Cascades National Park )——位于美加边界,太平洋山脊小径尾端,距离西雅图市东北部不到三个小时车程。这里可以欣赏到崎岖的喀斯喀特山脉和300多条冰川,美不胜收。


图片来源:摄影师Park Ranger

 

沿途美景之多,不一而足。

 

你会遇见很多别人一生难见的风景,惊叹于造化神奇。当然,也要忍受荒野里的不便和挑战,并在其中,收获属于自己的故事。


 

你也该走向山野
 

回到最初的起点,为什么走向山野?正如《涉足荒野》给我们的启示:

山野之中,你是谁不重要;
它以开放的姿态,包容一切闯入者。山野之外,你经历了什么也不重要。除了心灵的安宁和满足,它什么也不会给你。

 

山野里究竟有什么?山野里一无所有,山野里有你想要的一切。

 

在《涉足荒野》故事的最后,谢莉尔回归生活,嫁给了一个站在离她不远的人,9年后,她和那个男人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卡弗。再过一年,生了一个女儿,与她母亲同名,叫做芭比。

 

那么你的山野故事呢?

为什么走向山野?又为什么痴迷其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