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之路》| 带着儿子的骨灰,他徒步800km走完“朝圣之路”

2019年06月13日

zzhf-banner

 

 

美国,高尔夫球场,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年过六旬的眼科医生汤姆淡定地说:“是我的,等下接。”然后打出了一个漂亮的切削球。

 

电话是一位法国警长打来的。从按触接听键的那一刻开始,一连串汤姆从未设想的事情,就这么不可逆转地发生了……(注:正文所有电影截图及动图均来自影片《朝圣之路》)

 

 

电话那头的警长告诉汤姆,丹尼尔死在了法国比利牛斯山——一个汤姆从未听过的地方。

 

丹尼尔是汤姆的独子,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比利牛斯山国家公园。图片来源:ca.france.fr

比利牛斯山横亘于地中海大西洋之间,是法国西班牙的天然国界,平均海拔2000米以上,最高峰阿内托峰海拔3404米;有现代冰川覆盖。(信息来源:维基百科)

 

这个晴天霹雳,让汤姆瞬间万念俱灰,他只想尽快去接回儿子。去往法国的路上,关于父子相处的点滴止不住地在他眼前回放。


 

我的博士学位,不打算完成了
 

汤姆很爱儿子丹尼尔。但他们的关系,并不算太融洽。

 

“离经叛道”的儿子——虽然被父亲认为是自毁前程,丹尼尔还是选择放弃伯克利大学的博士学位,只身闯进了茫茫世界,不带手机,也不给自己的旅程设限。


对于丹尼尔而言,这不是放纵,而是对自己理想的追寻。

 

“墨守成规”的父亲——汤姆是一名眼科医生,繁忙而条理分明的工作,以及闲暇之余的高尔夫球俱乐部,是他生活的全部范围。


汤姆不能理解儿子的“任性”,并抓住一切机会向丹尼尔说教。

 

最后的“父子同行”——在开车送丹尼尔去机场的路上,丹尼尔曾提议来一次父子同行,被汤姆一口拒绝。

 

汤姆:

你要知道,大多数人不可能那么潇洒,背起包就把一切抛在脑后。

 

丹尼尔:

哦,可我不是大多数人。如果得不到你的祝福,那也没关系,但不要妄下结论,也别评判我。

 

丹尼尔的鼓动没有奏效,反而又被汤姆教训了一顿。

 

最后的同行就这么不欢而散。

 

再次相见,却是天人永隔。


 

夫人,你走过朝圣之路吗?
 

在法国的一处简易停尸房里,悲痛欲绝的汤姆看见了冰冷的丹尼尔。踏上朝圣之路的第一天,丹尼尔就因为比利牛斯山附近的一场暴风雨意外丧生

 

他一件件清点丹尼尔已成遗物的各种装备,儿子关于看世界的“荒谬心愿”,也将与这些装备一起永远沉默。

 

那一瞬,汤姆做了一个决定。

 

没有片刻等待,他深夜叩门警长住所,请求帮助火化儿子尸体,并在第二天一早,背起儿子的背包,带着骨灰盒,一脚踏进了《朝圣之路》

 

《朝圣之路》海报,图片来源:trip.chinaso.com

 

这是一部2010年的美国电影,汤姆的出发理由虽然让人遗憾,整部电影却深刻而不失幽默。而影片的主要取景地,正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朝圣之路”!

 

超越宗教的徒步之路——朝圣之路起源于900多年前。朝圣者从各个地方出发没有统一固定的起点,却都向着圣地亚哥——传说埋葬了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圣雅各的地方,由此形成一个错综复杂的路线网,这些线路也被统称为“圣雅各之路”。

 

朝圣之路上的徒步者。图片来源:drifttravel.com

 

在徒步出发地的商店或教堂,买一本朝圣之路专属护照,每到一站,在旅店、餐馆、酒吧、教堂等盖个章,抵达圣地亚哥后,便可获得一本专属朝圣者证书(除徒步外,这条路上还可骑行或骑马)

 

法国之路最为流行。这条线路长约800km,始于法国,穿过比利牛斯山脉,抵达圣地亚哥。到达圣地亚哥之后,很多人会继续前往Finisterre菲尼斯特雷角,在朝圣之路“0”公里路碑处,看看“世界尽头”的风光。图片来源:backpackers.com.tw

 

古老的城镇、教堂客栈、田园山峦……途中如画的欧洲风光、璀璨的文化遗产,让每个踏足其上的人都感慨不虚此行。

 

如今,线路本身已经超越了宗教的意义,数十万计的徒步者曾出于不同的理由,踏足这条道路。

 

朝圣之路上的风光。图片来源:ricksteves.com 

 

没有毫无理由的出发——对于汤姆来说,出发的理由似乎很简单。

 

警长: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朝圣之路吗?

 

汤姆:我想是为了丹尼尔吧……

 

警长:你是为自己而走的,仅此而已。

 

汤姆:你要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痛失独子,让汤姆被伤悲裹挟,对所有人的关心都漠然以对。已经三次走过朝圣之路的警长一直好心提示,固执的汤姆仍背起了背包。


固执的汤姆听不进任何劝说。

 

趁着还能走动——尽管沿途作为方向指示的标志性贝壳随处可见,汤姆还是第一脚就走反了方向,很晚才到达第一处宿营的简陋旅舍。

 

盖上此行的第一个印章时,汤姆与旅店女主有过一段简短的对话:

 

汤姆:

Have you ever walked the camino,senora?(注:你走过朝圣之路吗?夫人?)

 

房主:

When I was young,I was too busy. And now that I'm older, I'm too tired.注:没有。年轻的时候,总是太忙;而现在,我太老了、太累了。

 

对话只有几句,简单却让人莫名触动。

 

趁着还能走动,完成丹尼尔的“遗愿”,是汤姆此行唯一的动力,尽管他对徒步和这条道路一无所知。


 

骨灰盒的800km历险 
 

这段计划之外的超长徒步,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对于汤姆来说,这段朝圣之旅的真正行走者是已故的丹尼尔。

 

每到一处路标节点,汤姆就会默默从盒子里取出一小撮骨灰撒下。

 

而他自己,只是行走的载体,走完,是唯一的目的,越快越好

 

什么沿途风光、什么同行伙伴,全都无所谓。

 

热情的荷兰胖子约斯特。

两次偶遇汤姆,主动要求同行,是第一个与汤姆同行的人,也贡献了本片最多的笑点。

 

偶然同行的莎拉,对在前闷头行走的汤姆深表不满。

同行初始,她对大家说自己是为戒烟而来徒步。
 

灵感枯竭的作家杰克向约斯特吐槽汤姆。

杰克是最后加入的,为了寻求写作灵感,他总是“神经质”似的滔滔不绝,强行给每一个微小的遇见赋予深长的意义。

 

汤姆从不与人谈起那个他最为珍视的铁盒,那是他不愿被触碰的伤痛。

 

骨灰盒的故事偶然被荷兰胖子约斯特知情,而约斯特又顺嘴说给了作家杰克。

当杰克问约斯特汤姆会不会愿意自己把骨灰盒的故事写进书里时,约斯特的回答粗暴而犀利。

 

一场“有辱斯文”的拯救——走出不久,汤姆在桥边抵着栏杆休息时,不小心把装着骨灰盒的背包掉到了河里!水流湍急,裹挟着背包一路直下,情急之下,汤姆只好跳入河中拼命捞回背包。

 

这场狼狈不堪的背包拯救,让高傲固执的汤姆在身体上开始真正贴近朝圣之路,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此前高尔夫球俱乐部式的生活方式。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在一次有惊无险的投宿经历后,汤姆收拾行李时,骨灰盒突然掉了下来,不知情的莎拉抢先一步帮忙拾起盒子,汤姆连忙抢回,却被莎拉莫名给了大大的一巴掌。

 

原来,莎拉曾饱经家暴摧残,这一记耳光,不过是被汤姆握住后的条件反射。这段尴尬的“冲突”,也让自我封闭的汤姆看到,悲伤不是冷漠的理由,每个行走的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故事。

 

汤姆曾在一次醉酒后,因为反感作家杰克的滔滔不绝,出言中伤杰克,而他自己也因醉酒滋事被当地警察带走。

后来,正是杰克用被汤姆嘲笑的信用卡保释了他。

 

在吉普寨人的地盘——而真正从心灵上给汤姆最大冲击的则是在布尔戈斯的经历。街道上,汤姆眼睁睁看着自己搁在门口的背包被一个少年偷走!一直追到了吉普赛人聚集区,还是把小偷追丢了。

 

这对于汤姆无疑又一次晴天霹雳,他决定第二天就回美国,甚至觉得自己的整个徒步简直是“荒谬”。
 

汤姆在吉普寨人聚居区绝望地仰天大喊。

 

就在汤姆绝望放弃之时,偷包少年的父亲领着儿子特地前来道歉,原封不动地归还了所有东西,还邀请汤姆等人参加他家的聚会作为补偿。

 

席间,他告诉汤姆,到达圣地亚哥后,应该把儿子的骨灰带到木夏海边,那里有一个神龛。

 

汤姆:Ishmael, i'm not a very religious man.(我并不是一个很虔诚的信教人

 

吉普赛人:Religion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Nothing at all.(不,这完全无关宗教


出发时,吉普赛父亲特意让偷包的儿子将汤姆一行送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