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马拉雅的马特洪峰」,EBC线路上最璀璨的明珠

2019年07月02日

zzhf-banner

我们身边不乏6000米的山峰,然而具备成熟攀登条件的山峰并不多,玉珠峰和雀儿山几乎成了6000米山峰的代言词。这时候阿玛达布朗(Ama Dablam)作为6000米级的技术山峰,成为很多技术攀登者的新目标。

阿玛:阿妈的项链

 

阿玛达布朗,以下简称“阿玛”,位于尼泊尔东部,属于喜马拉雅山脉,海拔6814米(6814是尼泊尔官方登顶证书上面的海拔,另有6812米和6856米一说)。属于技术型山峰,有丰富的岩石、冰雪路段,由于其山形独特,有着高耸的山脊和陡峭的面孔,被称为“喜马拉雅山的马特洪峰”,是喜马拉雅山脉最为壮观的山峰之一,也是攀登喜马拉雅山脉的登山者最想要登顶的山峰之一。

 

Ama Dablam,山形陡峭,被称为“喜马拉雅的马特洪峰”,来自:adventurepeaks

 

阿玛达布朗意思是“阿妈的项链”,接近山顶突出来的雪岩和悬挂的冰川彷佛是阿妈脖子上的一串项链,每个方向的山脊像母亲的怀抱保护她的孩子,远远望去犹如一位温柔慈祥的阿妈,敞开怀抱迎接各国的攀登爱好者。

 

阿玛位于EBC徒步的路上,徒步前往珠峰大本营都会经过阿玛,是EBC徒步线路上最让人惊叹的山峰之一。阿玛距离珠峰仅12公里左右,登上阿玛,可以看到珠峰、洛子峰、卓奥友峰和马卡鲁。

 

从南池相反方向的kongde河看阿玛,来自:culture.dwnews

 

首登阿玛:源于一次实验

 

1961年,刚好处于“喜马拉雅的黄金时代”的尾声,截止1960年,14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已经完成了13座(希夏邦马峰因为全部在中国境内,1964年由中国登山队完成)。而阿玛的首登就发生在这时候。

 

早在1953年,英国高山俱乐部在对珠峰进行考察时就看到了阿玛,那时候他们认为不可能有人登得上阿玛。1958年10月,英国人和意大利人组成的队伍进行了第一次尝试,受到了气候的影响和冰雪技术难度的阻碍,止步于6100米,在对山脊和可能线路进行考察后,并没有发现可以攀登的线路,最终放弃。1959年5月,另一只由英国人率领的登山队把北壁的东北山脊作为目标,本以为会相对容易,没想到却是一条更加艰难的线路,最后在6400米的地方遇难,而这条线路直到1979年才被成功攀登。

 

阿玛山顶,供图:子君

 

1960年到1961年间,由埃德蒙·希拉里率领的“银色小屋科考队”在喜马拉雅山脉考察期间,在海拔5800多的喜马拉雅山区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考察,他们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实验,包括人体在各种极限环境下的细微变化,包括寻找传说中的雪人

 

银色小屋,营地在阿玛附近,考察时间之外,他们在附近的高山徒步、滑雪,也攀登了附近的一些高山,来自:Jim Milledge

 

1961年1月,一个35岁的尼泊尔到达冰川脚下,询问自己是否可以完成朝圣,当时他只穿了一件棉衣和大头巾。科考队建议朝圣者去海拔更低也更温暖的地方休息,朝圣者无视他们的意见,就在小屋外面过了一夜,外面的温度一度下降到零下15度,科考队非常震惊,认为朝圣者身体比较奇特,就说服他留下来参与实验项目。

 

一共做了两个实验,第一个让朝圣者在零度的羊皮毯上坐了3个小时,发现朝圣者的核心温度保持不变,平均皮肤温度仅下降了3℃。第二个实验中,科考队用精密的气体分析仪进行了一系列测量,他们发现朝圣者的代谢率是常人的3倍,并在此过程中产生大量的热量,以此保持身体温暖。在这种不同寻常的生理行为时,科考队里面登山者开始分心,寻找别的事情,他们最后选择了阿玛。

 

1961冲顶的照片,来自:Mike Gill

 

他们觉得登上阿玛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有很多岩石和冰雪技术路段,但是经过一个多月的线路和研究,他们在3月13日成功的顺着西南山脊登山了山顶,他们登顶的线路也成为后来甚至是今天最常用的攀登线路。

 

科考队4人成功登顶阿玛,4人分别是Mike Gill (NZ), Barry Bishop (USA), Mike Ward (UK) and Wally Romanes (NZ),来自:Mike Gill

 

攀登线路

 

作为技术型山峰,阿玛的每一条线路都充满挑战。

 

阿玛东北面,部分攀登线路,(来自:climbandmore)

 

1线路:东山脊,VI 80o, 1600m,1983年4月,由比利时和瑞士人完成,东山脊上,西南山脊下,实现了阿玛的首次穿越;

2线路:东北山脊,VI mixed 90o,1400m,1985年11月,由美国队完成;

3线路:北山脊,VI 5.7 7-0 1600 m,1979年10月,由法国队完成,除了少量岩石,基本都是冰壁,是阿玛第二受欢迎的线路;

3a线路:东北山脊转向北山脊,VI 5.7 70o 1500m,1981年4月,由澳大利亚队完成;

4线路:日本线路,VI 80o, 1600m, 1980年9月,由日本队完成;

5线路:西北面,Stane Belak Strauf纪念路线,VI 5.7 AI5 A2+, 1650m,1966年,由斯洛文尼亚的Tomaz Humar和搭档Vanja Furlan完成,从西北山脊上,从西南山脊下,这次攀登获得了金冰镐奖

6线路:西北山脊,VI Scotish 7, 2000m,由英国队完成。

 

除了技术大牛外,商业队选择的基本都是首登的西南山脊,即传统线路,被认为是最简单的一条线路。这条线路有大量冰岩混合路段,需要攀登者有较好的攀登能力,岩石陡峭,有很大的攀登乐趣,适合有一定高海拔登山经验的登山者。

 

阿玛西南山脊,首登线路,也是目前商业队普遍选择的线路

 

成就金冰镐奖的西北山脊

 

托马斯·胡马(Tomaz Humar),熟悉登山的朋友对Tomaz应该不陌生,他有着超过1200次的登顶和超过60条新线路的Solo,被称为高海拔最好、最疯狂的攀登者。他在喜马拉雅山脉完成了一系列极具勇气和想象力的攀登,推动了喜马拉雅登山活动的发展。简单罗列几个山峰大家感受下:

1995年,安娜普尔纳(8091米),北壁的法国线路,Solo

1996年5月,阿玛西北山脊新线路,和搭档Vanja Furlan,获得金冰镐奖

1997年,努子峰(7742米),西壁新线路(队员下撤中遇难);

1999年,道拉吉里(8167米),南壁,新线路Solo,到达8000米以上;

2007年,安娜普尔纳南壁,新线路,solo

2009年,蓝塘里壤峰,南壁Solo尝试,下撤中不幸遇难。

 

托马斯·胡马(Tomaz Humar),来自:humar

 

1995年,托马斯完成了安娜普尔纳的Solo,那次攀登让托马斯意识到自己更适合小团队甚至单人攀登。1996年,托马斯和另外一名斯洛维尼亚的登山新秀Vanja Furlan决定尝试从西北山脊登顶阿玛的新线路。

 

阿玛西北山脊,来自:托马斯的登山报告

 

他们的攀登并不太顺利,在攀登中,Vanja滑倒了一次,滑坠了15英尺后被托马斯的保护装备拦住。第二天,他们用来装攀冰装备的袋子又掉了,而且对讲机也出现了一点故障,不能接受来自大本营的信息,他们只能凭着感觉向上爬。托马斯的手套还搞丢了。除了这些状况外,一切都好。为了提升速度,他们很多路段都没有修路绳,最终5天完成了攀登。从西北山脊登顶,从传统的西南山脊下撤,完成了西北山脊的第一次登顶。此次攀登获得了1996年的“金冰镐”奖。

 

托马斯和Vanja成功登顶,凭此线路获得“金冰镐奖”,来自:托马斯的登山报告

 

而就在托马斯攀登阿玛的时候,他的妻子Sergeja在4月26日生下了一个男孩。当小托马斯只有几个月大时,他收到了Vanja在朱利安阿尔卑斯山滑坠遇难的消息。2007年10月,托马斯首次单人Solo安娜普尔纳南壁新路线(海拔7500米转入传统东山脊,相同路线下撤),被认为是2007年最重要的攀登成就之一。2009年,托马斯在攀登尼泊尔蓝塘里壤峰时不幸遇难。

 

R·I·P· (Rest in peace)

 

除一代传奇托马斯外,2017年获得金冰镐终身成就奖Jeff Lowe也曾在阿玛留下了足迹。1979年4月,美国广播公司ABC邀请Jeff去尼泊尔参与一场电影的拍摄:攀登阿玛!在完成这次攀登拍摄后,4月底,Jeff又自己从南壁Solo了阿玛,难度在VI AI4 M5 1200m。

 

Jeff Lowe在攀登阿玛,来自:Tom Frost 

 

国人攀登阿玛

 

2013年,中国登山者罗静带队登顶阿玛,这是可以查到的国人第一次攀登阿玛记录,此后罗静每年10月左右也都会组织一次阿玛的攀登。

 

2015年,子君在朋友圈看到了阿玛C2营地的照片,立刻被那陡峭山崖上的营地所吸引,帐篷竟然可以搭在那么陡峭的地方!2016年刚好和朋友去EBC徒步,而阿玛在EBC徒步线上,于是便把阿玛的攀登提上了日程。完成EBC徒步后,朋友返回加德满都,子君则和自己的夏尔巴去了阿玛的大本营。

 

阿玛C2营地,很多人就是因为看到了这张照片才对C2情有独钟,来自:sevensummittreks

 

攀登阿玛的方式比较多,除了大牛的新线路阿式攀登外,有自主从传统线路攀登的(选择办理登山许可证、大本营服务),有半自主的(选择登山许可、大本营服务和向导服务),也有选择全包的商业团队。这次子君选的是半自主攀登,请了一个夏尔巴,从大本营到C2需要自己负重攀登。

 

子君负重前往C2营地,供图:子君

 

阿玛攀登一般会有5个营地:大本营、前进营地,C1,C2,C3,因为C3营地是在悬冰川下,有雪崩的危险,所以很多队伍直接从C2冲顶的,子君的队伍就是从C2直接登顶。阿玛冲顶是子君冲顶最为漫长的一次,用了10个小时

 

阿玛C2营地看到的大本营,供图:子君

 

从C2到C3全都是岩石线路,山脊暴露感很强,坡度比较陡,用了4个小时,到C3时,修路的夏尔巴还没有出发,于是她们便跟着修路队后面慢慢上,前面修一段路,她们就向上爬一点

 

阿玛Yellow Tower,坡度接近90度,供图:子君

 

C3以上为冰岩混合路段,需要一定的攀登技术。除了子君外,还有另外两个国外登山者,他们各带了1个夏尔巴(其中一个夏尔巴便是Ueli Steck的搭档Tenjing),加上修路的5个夏尔巴11个人先后缓慢的向顶峰移动。

 

由于是第一批登顶的,山顶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子君的夏尔巴还在顶峰挂上了一条经幡。

 

子君和向导在阿玛峰顶挂经幡,供图:子君

 

子君和向导在阿玛峰顶合影,供图:子君

 

子君回忆,当天他们下撤到C1的时候,很多登山客看到他们下山知道已经修好路后也显得特别开心。因为那次修路的时间特别漫长,整个营地的都弥漫着焦急的氛围。等修路的时候,很多人都去旁边的客栈上网、取暖、喝酒聊天,有些人在大本营把带的钱都花光了也没等到路修通,有些时间紧张的人提前打道回府了。

 

阿玛大本营,供图:子君

 

子君说阿玛是她爬的山峰里面技术难度最大的一座山,在尼泊尔有种说法,“如果你能攀登阿玛的话,那么就具备了攀登珠峰的能力”。在从南北两侧分别登顶珠峰后,子君认为,攀登阿玛的技术难度是大于珠峰的,但是珠峰对体能的要求更高一些。

 

C2营地看C1营地,山脊的暴露感很强,供图:子君

 

对话子君:

 

OUTDOOR:攀登阿玛需要多长时间?最佳季节是?

子君:一般需要20天左右。可以直接坐直升飞机到阿玛大本营,但是为了更好的适应海拔,更多人选择从卢卡拉徒步进去,从卢卡拉—帕克丁(Phakding)—南池—旁波切(Pangboche)—阿玛大本营。加上在南池的一天休整,徒步进山一般需要5天时间,加上之后的拉练和等天气窗口,一般都在20天左右。

阿玛的最佳攀登季节是10月中下旬到11月,一般10月底才能修通路。

 

远眺阿玛,来自:VoyagesPirates

 

OUTDOOR:阿玛主要有哪些难点,风险在哪里?

子君:阿玛从C1前后到C3一直是岩石路段,山脊暴露感强,很多时候都是骑在山脊上走的。C1到C2有个Yellow Towe,坡度接近90度,有铺好的路绳,拉着上升器比较费力,需要一定的经验和技巧。

 

阿玛的营地比较难设置,C1营地零散的分布在碎石坡上,睡觉都是斜着的,C2营地设置在陡峭的山崖上,空间小,背后就是山崖,连上厕所的地方都很难找,我们攀登的时候还有一顶悬空的吊帐。

 

C1营地,帐篷比较分散,供图:子君

 

C2营地,空间有限,连上厕所的地方都找不到,供图:子君

 

C3营地,选择C3营地可以节约冲顶时间,供图:子君 

 

阿玛线路陡、暴露感强,主要风险是雪崩和滑坠,我们登顶一周后,就发生了一次雪崩,1个夏尔巴遇难。阿玛在2008年也发生了一次雪崩,不过没有人员伤亡,2006年的雪崩造成了6人死亡的惨剧。

 

OUTDOOR:如果仅仅是拍照的话,哪里是拍阿玛的比较理想的位置呢?

子君:沿EBC徒步线路,从南池出来后全程都可以看到阿玛,一直到旁波切。一路都可以找机会拍,也可以去阿玛大本营拍照,从旁波切徒步到阿玛大本营约需要3小时路程。波切旁边的小山上可以很好的拍到阿玛。

 

今年4月,子君在徒步前往珠峰南坡大本营的路上,同伴拍下了她和阿玛的合影,供图:子君 

 

后记

 

在形状上,阿玛酷似马特洪峰,在技术上,阿玛属于技术型山峰,也有获得金冰镐奖的线路,而且阿玛有着难度极大的冰壁,适合各路高手。从传统的西南山脊线路也比较成熟,有一定高海拔攀登经验的人也可以尝试。

 

现在国内攀登阿玛的人也多了起来,我们也会看到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国人将目标放在国外的山峰上。纵使不去登山,去EBC徒步看看阿玛,也一定会受到莫大的震撼。有多震撼呢,台湾画家刘国松先生,画了一幅阿玛的水墨画,拍卖出了141.6万港币的高价。

 

《阿玛达布朗》,画家:刘国松,来自:卓克艺术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