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塔:只有见过它,才算真正走完了狼塔

2019年07月02日

zzhf-banner

 

狼塔,一条有毒的线:风景独特,却又道路艰险。

 

许多人对它的暴虐趋之若鹜,试图以此当做检验能力的“试金石”。只是,行走在此的山友千千万,却鲜有见过其冬季的真容,就连能医治百病的狼塔温泉,也多存在于“传说”中。

 

然而,冬季的狼塔有着世人不曾见过的面貌,只有见过它,才算真正走完了狼塔。

 

 

在山友“矛茅”心中,狼塔不仅是一个地理名词,而是一种精神图腾 ,一条回归心灵的路。今天,就跟着他的脚步,补上那块一直遗失在大众视野中的狼塔拼图。

 

过了金矿就到了呼图壁河,巨大的河面已经被冰封住了,像一条白色的长龙蔓延在呼图壁峡谷中。 摄影:北北

 

错过一次,再等一年

狼塔,大概是户外爱好者们最偏爱的一条虐线,然而收集行走记录几乎所有的穿越都集中在5月-10月,好像从未有人记载过冬季的狼塔究竟是什么样。

 

尽管我已经三次走进过狼塔,但也从未在冬季穿越过。直到今年,我与山友树哥无心的一个调侃:

 

我生病了,得治。

 

来吧!


就这样,我第四次踏入了这片无人之境,也第一次看清了超过90%山友都未曾触摸到的冬季狼塔。

 

狼塔温泉——传说中可以祛病强身的狼塔温泉,只有当冬季河水水位下降,才会露出真容。

 

鲜有人见过的狼塔温泉。图片来源:山友“树00”发表的《跨年度的穿越!-——2014年元旦穿越冬季狼塔线纪事

 

冰瀑冰河——沿途会经过数不清的冰瀑冰河,颜色各异、千娇百媚、姿态万千,令人流连忘返。

 

摄影:断崖

 

形态各异的冰瀑,仿佛走入了奇幻的冰雪世界。  摄影:毛毛

 

野生天堂——冬季的狼塔,伴随牧民与羊群牛群的转场下山,宣告此地进入“真正的无人区”。行走在此,能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各种生灵:北山羊、雪豹、神鸟、神雕...

 

狼塔到处可见北山羊的羊角,清风说有多少节就代表有多少岁,我和孜臻数了下,这是一只足足有14岁的老羊。 摄影:断崖

 

雪豹的梅花印和我们的脚印。 摄影:毛毛

 

常被错过的呼图壁大河谷

最常见的狼塔穿越线路有三条:c线、v线以及顶级暴虐组合“c+v线”,每年都有不少山友组队前往。它的特别,用c线首穿者、探险家王铁男老师的一段话再恰当不过:

 

呼图壁大河谷不同于一般的天山河谷,它发源于天山东段5290米的河源峰,河谷纵深40余公里。河谷两侧高山耸立,森林浓蔽,花草奇异,遮天蔽日,谷底则地势险要,道路崎岖。

 

由于河谷地处天山北坡,每到夏季,丰富的雨水和发源于河源峰周围众多雪山的溶水,在谷底交汇成河,顺陡峭狭窄的峡谷咆哮而下,震耳欲聋.....

 

 

远处的河源峰含羞般地若隐在百花盛开的天山之中,拍摄于夏季。 摄影:毛毛

 

但遗憾的是,上述描述中的呼图壁大河谷,并非每位走过狼c的山友都能见到,甚至约有90%的人无缘得见因呼图壁河河水太大,传统狼c线无法直接从呼图壁河主河谷到达狼塔(河源峰)

 

为了弥补这个遗憾,队伍将线路做了改动,徒步起点为古仁格勒桥(海拔约3000米),途径全程最高点蒙特开曾达坂(海拔3960米),最终抵达呼图壁林场三工队(海拔1620米),全程徒步约120公里。

 

为了能够顺利到达狼塔核心区域探险,狼塔c线采用了牧民们夏季才走的换季路线,这就是为什么要翻越白杨沟达坂、库勒阿特腾达坂的原因。图片制作:新疆树00

 

线路详解

线路起点为狼塔C线出口古仁格勒桥,途中需要翻越三个海拔超过3500米的达坂,分别为:

 

  • 哈拉哈提达坂(3800米)

  • 喀纳尕依特达坂(3750米)

  • 蒙特开曾达坂(3960米)

 

期间还会一段比狼塔C线“老虎口”更惊险的二号栈道。队伍实际徒步六天,以下为具体详解:

 

第一天——古仁格勒桥-哈拉哈提达坂(3800米)-乌苏牧场,全程约15公里,耗时8个小时,徒步难点为翻越3800米的哈拉哈提达坂。

 

冬季的高反症状表现要比夏季来得明显,翻越哈拉哈提达坂时,有点吃力,只能一摇一摆地慢慢往上挪。这段路,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太空步。

 

大年初四,寒风料峭,大多数人还沉浸在节日的欢忙之中,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驴友汇聚在狂野的天山里,尽情的体会大自然赐予的野性与惊奇。 摄影:北北

 

临近黄昏,队伍抵达乌苏牧场的一号小木屋。这个冬牧场里还住着牧民,幽暗的小木屋仅有一扇窗户和一道门。晚上我们挤在一个大炕上睡,牧民用音乐播放器放起了哈萨克民歌,伴着音乐声渐入梦乡。

 

第二天——乌苏牧场-金矿-两河岔口-D2营地,全程20公里,耗费9小时。沿着简易公路,一路前行,心情无比畅快,无与伦比的美景尽收眼底。

 

尼采说过人生只有经历苦难,才会迸发出生命的美学。生命的美学我不知该何解释,但是让我震撼的是人性之本、天工造物、生命的脆弱与顽强、还有不可逆的自然之法。 摄影:北北

 

突然,清风指向山头,看到一大群北山羊在低头吃草,似乎根本无视我们的存在。只可惜没有带长焦镜头,只能照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北山羊生活在海拔3500-6000米高山岩石带上,生性敏捷,善于跳跃和攀登,到了冬季也不下山到低地,堪称为栖居位置最高的哺乳动物之一。  摄影:大毛

 

走了一段简易公路后,路面被一条大河切开,我们小心翼翼的踏过冰冻的河面到达对岸,看见对面的山体成有规则的切面,豆浆说是挖机挖的,这里是金矿。

 

摄影:北北

 

约莫中午,队伍到达两河岔口,午餐后开始向喀纳尕依特达坂方向爬升。因今日无法翻越蒙特开曾达坂,故计划在海拔3300米的河谷扎营。营地为一小块平地,有雪可融水做饭 。

 

豆浆身先士卒,正在为我们查勘冰层的厚度,确保安全通过。 摄影:断崖

 

沿着河谷一路上行,慢慢的开始爬升,远处的山顶上奇怪的大石头就是喀纳尕依特达坂,沿着半山腰的横切路走下去,到达小冰湖营地。 摄影:孜臻

 

第三天——D2营地-喀纳尕依特达坂(3750米)-蒙特开曾达坂(3960米)-小冰湖(3450米)-蒙坂沟口D3营地(2900米),全程需20公里,耗费9小时。

 

摄影:北北

 

今天最大的难点是从南往北翻越海拔3960米的蒙特开曾达坂。达坂北侧的积雪有可能会超过一米深,穿越强度比较大,加之冬季含氧量低,可能会引发高反,需提前做好准备。

 

雪皓皓,山茫茫,天山脚下下好牧场。翻过喀纳尕依特达坂,在这条横切路上一路前行就是蒙特开曾达坂下。 摄影:北北

 

出发前,队伍预备了两个扎营方案:

 

  • 下降到海拔2900m的蒙坂沟口扎营,此处海拔低,气温也比较高;

  • 若情况不好,计划在海拔3450米的小冰湖扎营。

 

路漫漫兮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正是因为人性中的好奇心驱使,我们才要去探索那些未知,生生不息,滚滚向前。 摄影:北北

 

最终,我们没能选择条件较好的planA,遂扎营蒙特开增达板下的小冰湖,并在此经历了相当难忘的一晚:

 

上半夜狂风大作,感觉帐篷要吹飞了,彻骨的寒风从帐篷的缝隙里钻进来冷得我直打颤。我把草原帽带在头上躺进睡袋里,感觉眼泪随着眼角流了下来。我以为自己被冻哭了,后来发觉是自己呼出的热气遇冷空气,液化后淌在帽子上,顺着帽子上的毛流进了眼角。

 

下半夜风停后,我不知不觉睡着了,很暖和,比前一天睡得舒服多了。后来得知,那晚零下30度。

 

我跟清风坐着背包从蒙特开增达板上滑下来的,我技术没他娴熟,滑滑停停,后来坐着毛帽子滑下来的。注意把握节奏,快到冰面时切记得停下来,否则刹不住车,容易出危险。 拍摄:断崖

 

第四天——D3营地-狼塔木屋-小树林营地-库勒阿特腾达坂沟口-狼塔温泉(阿日相,D4营地),全程约25公里,耗费9小时。

 

今天路程较长,但均为下坡,气温也偏,基本行走在冰河上,冰河河面宽度有一百多米,河两岸随时会出现冰瀑,非常壮观,此段必须穿戴全齿冰抓行走。

 

群山之中大片的松叶林矗立此间,静静的河水在这寂寞的山谷之间静静地流淌,时间仿佛停止了,我与大山为伍,溪流作伴,再也没有任何杂念和烦恼,静静地享受大自然赐予的奢华。 拍摄:断崖

 

同时这里也是狼塔核心区域,金雕在头顶盘旋觅食,它那两米的宽展翼提供的动力能轻松提起一只成年狐狸。

 

被雪豹咬死的北山羊,清风说雪豹会咬住北山羊的脖子,吸完血走后,狼再来撕破肚子只吃内脏,因为内脏光滑无毛口感好,还富含丰富的脂肪和维生素,留下残躯是食腐动物的……有序的食物链构成自然界的生态体系,不经感慨这神奇的造物主。数数有多少节角质?也是一只老羊了,残酷的自然法则。 摄影:毛毛

 

河谷的雪地上可以看到雪豹、狼、雪鸡和盘羊等野生动物的足迹,当然也有可能会和他们偶遇。

 

随处可见的动物脚印交织在这条冰冻的河面上。 摄影:毛毛

 

沿着山坡一路下行,经过狼塔小木屋后,是一片高山草甸,然后进入尔特兰塔河谷,这时再也不用像夏季翻阅达板走横切路,可直接在冰面上行走。

 

进入尔特兰塔河谷——狼塔的核心区域。夏季这里河水翻滚,根本无法通行,只有翻阅达板或是走半山腰的横切路。冬季河面结冰后,可以直接在冰面上行走。 摄影:断崖

 

虽然没有遇见狼,但我戴了一顶狼帽子。其实想要和狼或是其它动物狭路相逢,是很难的,动物的敏感度比人类高得多,而且通常野兽都惧怕人类,在我们未到之前,它们早已发现我们,此刻说不定正有无数的狼眼在远远的盯着我们呢。 拍摄:断崖

 

中午在小树林营地休整吃饭,下午四点半到达阿日相温泉。晚饭后点起篝火喝酒谈人生,泡温泉后安然入睡。

 

苍穹之下,星星作陪,没了灵魂的哭哀,多了几许心灵的透彻,往事如烟,随着星火舞动升腾,蒸发在这寂静的山谷之中,消失在无尽的星夜之中。 拍摄:大毛

 

第五天——狼塔温泉-尔特兰塔河口-三号栈道-台普希玛可河口,全程徒步15公里,耗费5小时。

 

拔营后走了一段山路,遇见一个巨大的冰瀑,冰面异常光滑,需要修路。

 

崇尚自然并非是让人变得粗野和放纵,而是让人在规律中获得总结,在科学和规律中由感性到理性,遵守自然法则,才是安全的户外运动。  摄影:孜臻

 

这样的冰瀑在冬季狼塔随处可见,必须用绳索通过,如果不慎脚底打滑,会一直跌入深谷,危及生命。  摄影:毛毛

 

队员们集体卸包,我们几个传递到冰瀑下面的平地上,之后沿着河谷走。

 

有温泉汇入河中,这里的河面没有完全冰封住。  摄影:毛毛

 

第六天——台普希玛可河口-果勒八号桥-二号栈道-头号栈道-呼图壁林场三工队,全程徒步约25公里路,基本为下降路线,无爬升。

 

台普希马克河谷。  摄影:毛毛

 

今天的路程需要通过此行最危险路段——二号栈道。这是一处比狼C线“老虎口”还危险的塌方区需要保护通过,我们把它称为“狮子口”。

 

二号栈道上的狮子口,比狼C的老虎口惊险。通过时候需要带冰抓,边走边观察上方有无落石,谨慎通行。摄影:孜臻

 

二号栈道。  摄影:北北

 

当然,这里也是此行最刺激、最值得走的路段,是一段真正的空中栈道。这段空中栈道非常壮观,远非夏季狼塔C线的空中栈道可比。

 

狮子口。  摄影:北北

 

大约下午四点,队伍抵达呼图壁林场三工队,随后全员在哈族牧民家里大快朵颐、把酒言欢。顿时,这些天来的疲劳灰飞烟灭,觉得一切艰辛都很值得。

 

冬季穿越狼塔风险

失温——冬季狼塔地区最低温度可能达-30℃度,要准备足够保暖衣物和睡袋。同时,还要注意保持衣服干燥,特别是在意外落水和爬升出汗后。  

 

野生动物袭击——冬季狼塔核心区已经没有牧民和羊群,队伍与雪豹、狼和野猪等野兽相遇的概率大幅度增加,需要携带鞭炮,防兽用工具。

 

意外摔伤和落水——全程有20公里以上全冰面行走,需携带全齿冰抓,并注意行走速度和技巧,防止意外滑倒摔伤和踩踏冰面落水。

 

落石伤人——路遇峡谷和陡坡处,需谨慎观察上坡方向有无动物活动,以免被踩下的落实击中受伤。

 

滑坠——千万注意通行陡、栈道,尤其是下雪天,必须仔细评估线路的安全性。

 

高反——徒步第一天至第三天,平均海拔3500米,加之冬季气压低,可能会引发不同程度的高反,需控制行走节奏,逐步适应,并准备抗高反药物。(信息来源:摘自新疆树00《冬季狼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