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天神的居所攀岩吧! - 路线攻略 - 户外探险杂志
去天神的居所攀岩吧!
路线攻略  | 2016-04-15 09:13:48

在古丝绸之路上,既有史学价值又能勾起“岩瘾”的山要数伊朗西部的比索通山(Bisotoon)。
它是存在了两千五百多年的古波斯文化遗产,连接亚洲与地中海之间的丝绸之路,更是拥有绵延8000米大岩壁的天然岩场,以纯粹的运动再次敲开尘封已久的大门。



 

陈霞>编译 Red Bull Content Pool>供图

 

伊朗的山分两家

 

伊朗是一个多山之国。总的来说,伊朗的山分属两大山系,一是东西走向的厄尔布尔士山脉(Alborz Mountains),一是西北—东南走向的扎格罗斯山脉(Zagros Mountains),就像称霸一方的两大家族,基本囊括了伊朗境内最高的山峰。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孤峰分布在伊朗领土的中心地区。得益于伊朗极高的海拔落差——从最低的海平面以下28米到最高的5671米(达马万德峰,Damavand Mount),走遍这个国度你将发现它富于变化的景色与气候。
 

 

如今,世上流传着这么一句俗话:伊朗一日度冬夏,半日滑雪半日冲浪。蔚为雄壮的厄尔布尔士山脉横卧于北方,集中了整个伊朗境内的高峰险峰,包括有着“伊朗屋脊”之称的达马万德峰(5671米),它是厄尔布尔士山脉的主峰,一座锥形的轻度活火山,可登山滑雪、徒步。伊朗第二高的阿拉姆峰(Alamkuh,4850米)也坐落于此,它拥有密林覆盖的坡体和850米长的防护栏,简直就是攀岩胜地。

另外几座4000米以上的山峰集中在扎格罗斯山脉,大多数山体是钙化的石灰岩,被深深的山谷和蜿蜒的石滩所围绕。扎格罗斯的延伸山脉Mount Dena是比较有名的山群,有好几座高峰汇聚在那里,漂亮的San Bran山(山脚有一个美丽的Gahar湖)、Zardkuh峰等都在4000米以上,齐刷刷地指向蓝天。
 


 

不过,有些4000米以上的山峰散布在其他地方。在扎黑丹以南10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间歇性活火山,称为塔夫坦火山(Taftan),以 4042 米的海拔矗立在四周的平原中,时不时还有气体喷薄出来。伊朗第三高峰萨巴兰(Sabalan)景色非常壮观,山坡上花团锦簇,峰顶却常年积雪,山顶形成了一个火山口湖,相当奇妙。这两座山峰的攀登设施相对完善,吸引了许多高山运动爱好者来此攀爬挑战。

想要离城市近一点,就去厄尔布尔士山脉中段南部的Baraghan地区吧!距离伊朗首都德黑兰(Tehran)约60公里,距离小镇卡拉季(Karaj)约15公里。由于没有公共交通可以到达Baraghan,最好选择自驾的方式前往。最好的到访季节是秋季、春季和夏季。Baraghan攀岩区也被叫做“洞区”,有从5+到8c等各种难度等级的攀岩路线,在这个天然岩场里,环境美得不必多说,山谷里绿林掩映,流水淙淙,15分钟车程就能抵达Baraghan村,一个有着伊朗传统美食餐厅和波斯风情花园的地方,攀岩者可以以很便宜的露营费在花园里扎营。
 

有8000米宽的墙可以爬




在西北—东南走向的扎格罗斯山脉山麓,有一座海拔并不高但是颇受攀岩者追捧的山峰——比索通山(Bisotoon,又作Bisotun)。它位于伊朗西部城市克尔曼沙汗(Kermanshah)附近,海拔2650米,其东南面拥有一面巨大而复杂的石灰岩壁,岩层参差错落,往中间聚拢,正面看上去呈等腰三角形。顶角最高处1200米,总宽度达到8000米,气势磅礴,浩瀚威严。在这里爬上两个月,每天一条线都不带重样的。比索通大岩壁整体岩质上佳,岩体牢固不易松动剥落,岩表粗糙摩擦力大。在大岩壁一半的位置盖着几间小木屋,对于那些打算用两天时间登顶的岩友来说正好可以休整一晚。当然,除了攀岩,户外爱好者还可以在比索通登山或者徒步,山下的村庄设施可以满足旅行者的基本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比索通不仅是大自然馈赠的攀岩胜地,也是镌刻古老文明的珍贵遗迹之所在。比索通(Bisotoon)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古老的波斯名字Bagestan,代表“天神居住之地”。比索通山连接着从伊朗高原通往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10条古老商道,在历史上,比索通也是连通亚洲与地中海的丝绸之路路段的枢纽。
 



 

今天,旅行者来此可以看到,在庞大岩壁的半山上一幅幅瑰丽而杰出的浮雕作品,包括大力神雕像、石匠法哈德雕像、贝拉史浮雕、萨珊遗迹、伊尔汗驿站、比索通驿站、安息遗址等。那就是2006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比索通古迹”。其中最主要的一处古迹就是公元前521年大流士一世为纪念其执掌波斯王朝而下令建造的有浅浮雕和楔形文字铭文的纪念碑,碑上用巴比伦文、古波斯文和埃兰文三种语言镌刻了统治者的丰功伟绩。比索通大岩壁见证了古丝绸之路上骆驼商队来来往往的繁荣景象,见证了曾经统治这片地区的米底亚王国、帕提亚王国和萨珊王朝拥有过巨大的财富和荣誉。
 


每年4月、5月、9月和10月是造访比索通山的最好时节。尽管攀岩资源丰富得触手可及,但关于比索通,根本没有可赖以参照的指南或者路线图,也许你可以通过山脚那间叫做“Climbers’ Café”的咖啡厅获得一些有用信息,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所以外国攀岩者来伊朗攀岩很大程度上依赖当地人的指引,这也是比索通开线进展如此缓慢的一大因素。

从1969年第一条攀岩路线Abarmard诞生以来,那些先锋者在这面巨墙上开发出大约60条成熟的攀岩路线,但是宽达8000米的岩壁留下的开线空间仍然大得无法想象。如此“尤物”,若是在其他一些接近性更好的国家,攀岩者定是趋之若鹜,可惜比索通一直藏在深山无人知。
 


直到近几年,随着连续三届比索通国际攀岩节(Bisotun International Rock Climbing Festival)的举办,这座戴着神秘面纱的山峰才逐渐被人所知。攀岩节由伊朗山峰联合会(Iranian Mountain Federation)和伊朗攀登俱乐部(IranianAlpine Club)联合举办,从2010年10月成功举办第一届以来,此后每隔一年举办一次,慢慢让比索通山走进攀岩爱好者的视野。就连世界冠军也忍不住慕名而来。
 

比索通的国际吸睛术


2015年4月,前奥地利攀岩运动员、世界冠军Kilian Fischhuber(基利安•费舍胡贝尔)专程去了一趟伊朗,攀爬比索通的超级大岩壁。32岁的Kilian(圈内一般叫他Kili或Fish),在自由攀、运动攀、抱石等多个攀岩领域颇有建树,他不仅拿下多届世界杯抱石赛的冠军,更扫荡了世界各地最有挑战性的路线和石头。尽管他已在2014年底宣布退役,不再参与竞赛性质的攀岩,但他仍会继续旅行、去户外攀岩,继续在伊朗、南非和印度的户外攀岩项目。

“那里有一些更令人兴奋的挑战。”Kilian说,“听上去有点病态啊——不论我在哪儿,我都在寻找岩壁,若是无人攀爬的岩壁就更棒了。所以我来到伊朗。尽管伊朗已经是个很现代化的国度,但它给人的感觉依然很古典。比索通比我想像中要壮观多了,就像一个巨型蛋糕,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嘴。”

 


其实,不仅Kilian对比索通垂涎已久,越来越多的国际攀岩爱好者也希望抓住机会来伊朗攀爬。2012年第二届国际攀岩节时,除了约100名伊朗攀岩者是东道主,其余52名都是外国岩友,他们来自法国、澳大利亚、丹麦、德国、意大利、斯洛文尼亚、瑞典、瑞士等国。除了互相切磋技艺,这些世界顶级的攀岩者还做了一些造福岩友的事情——开辟新路线,其中包括一条难度5.14b和一条5.12c的运动攀路线,还有一条长1100米、难度6b的传统攀路线。
 


 

在伊朗攀岩,尽管没啤酒喝,尽管存在着复杂而敏感的政治及宗教问题,但户外运动会自然而然地过滤掉这些因素,使得一切变得纯粹。一位名叫Dunc的岩友在日记中写道:“伊朗人是我们在整个中东地区遇到的最迷人、最热情的一群人,也是我过去几年的攀岩旅行中遇到的最友好的人。比如那个之前几乎没联系过的伊朗岩友,带着同伴开车行驶50公里来解救困于边境的我们,还帮我们解决第一天的住宿问题。还有,那个在公路边把我当背包客搭车捡走的哥们,也差不多带了我50公里,在走错道的情况下把我安全送到目的地。其实,在伊朗几乎每一个出租车司机和商店老板都盛情邀请我们去他们的家里做客、吃饭,偶尔还有人请喝威士忌(这是非法的,你懂的)。”
 

 

Kilian说,伊朗有数不尽的山峰、岩壁和石头可以攀爬,我们所到之处估计连皮毛都没有触及。在浩荡的丝绸之路上,有这么一个招人惦记的迷人国度,连接欧亚,贯通古今,足以让所有旅行者迫不及待想要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