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博格达三峰国人首登 - 攀登 - 户外探险杂志
完成博格达三峰国人首登
最佳攀登成就提名  | 2017-01-18 16:06:12

BEST CLIMBING EVENT
最佳攀登成就
本奖项授予从年度攀登活动中推选出最具探索精神和先锋性质的中国攀登者参与的自主攀登活动,不以高度论英雄,不以履历做背景,我们推崇的是高效、干净、安全的阿尔卑斯式攀登方式,鼓励未登峰与新路线这种具有开创性的攀登。
 
NOMINATION
提名
艾尚峰登山队完成博格达三峰国人首登
时间:2016年11月17~20日
路线:日月之光(南壁—西北壁—西山脊)
难度:TD/5.10/WI3+/65度雪岩混合,技术攀登高差1600米
 
提名理由
博格达峰位于天山山脉东段,陡峭险峻,气势雄壮,北山体由海拔5445米的主峰、5287米的土耳帕拉提峰和5213米的朱万铁列克峰 (博格达三峰)三个峰尖组成。山体的中、底部基岩裸露,顶部终年冰雪覆盖,悬冰川断崖险要异常。其中,博格达三峰仅有一次登顶记录,于20世纪80年代日本队历时一个多月成功登顶。2010~2013年,国内自由攀登者迪力夏提、康华和李宗利三次攀登三峰西北壁路线,均未能登顶。2016年11月20日16点21分,艾尚峰登山队李渊(默芋)、西风、小杨,完成了博格达三峰的国人首登,整个攀登快速流畅,大本营至登顶仅用时三天,开创了该峰南壁转西北壁再转西山脊的新路线。

 
天山七剑 日月之光
博格达三峰攀登报告
撰文 供图  默芋
金庸笔下著名的天山七剑曰:莫问、游龙、青干、竟星、日月、舍神、天瀑。天山山脉博格达群峰亦有海拔5000米以上的独立山峰七座,形同七剑。博格达北三峰,标高5213米,西壁有长短两冰川交错,洁白耀眼,百里之外就能看到,极似七剑中的日月,不久前终于跟搭档一起完成了这座山峰的攀登,连贯三日一气呵成,极尽攀登的快意。
 
周密计划
天山博格达七峰矗立,但因其攀登的苦难艰辛让人畏惧,阻止了许多向往的脚步。而我对此,向往已久。
我们没有选则博格达山区常见的西北方向路线。一是我不喜欢岩石线路,二是博格达山区只有一峰、三峰的西北方向有人攀登,其他方向,都因山体破碎冰川路线过长而没有人成功登顶过,如果能在陡峭的南壁走出一条新路线,这会更令人开心。 
 
2016年夏天有一次到山里转悠,转到了三峰南侧,两条冰川从海拔4180米开始,往上目视到达4800米高度,其后连接到西山脊。在乌鲁木齐方向可以看到,往北翻过这道山脊后面是一道冰槽,往上直达顶峰南侧且高差不大的角峰。角峰与顶峰之间连接的山脊距离为130~150米,目测可通过。
 
此次攀登大本营计划建在海拔3170米的四号羊圈,这里方便且容易接应。从这里开始虽然增加了攀登高度,但冰雪路况相对稳定,安全更好控制些。大本营面对顶峰下有一条狭长的山沟,我们计划徒步沿沟上行到达海拔3480米的瀑布处开始攀岩,之前听说当地牧民有人从这里上到冰碛区采雪莲。基本可以确定此段攀岩难度在5.8~5.9,难点据说有两处。博格达峰以辉绿岩为主,以片锥保护比较可行,遇到少量花岗岩隙可以用机械塞快速保护。第二阶段,从冰舌开始直到海拔4800米之前是冰川,白冰居多,间或覆盖硬雪,这种冰雪线路是我们擅长的,可以用最少的器械、最少的保护达到最快的攀登速度。
 
而海拔4800米以上是岩石山脊,翻过去就可以到达后面的雪槽,锋利的辉绿岩山脊能否翻越是个难点,需要做好垂降的准备,也需要考虑在下方冰川寻找大的裂缝或者平台,以备不能返回时的备用营地,同时需要更长更多的绳索应对长距离下降。
 
最后是下撤—— 登山最重要的就是登顶后能够安全地下来。从3480米的瀑布处开始攀爬直到5213米的峰顶,岩石垂降预估为500米,按照50%自然锚点算,我们需留下8把岩锥,再加3把备用。冰川下降主要是打冰洞下降,22厘米的锥两根、其余以长冰锥为主一共备了6把。肯定有硬雪路面,所以还准备了2根雪锥;还有3、4号机械塞两只,快挂若干,8.1辅绳15米,50米动力绳用作攀登保护,60米动力绳配合下降和备份。每人都配了冰洞钩,全程1700米左右的技术性路段的升降就全靠这些家伙了。

 
对于未知线路的攀登,对随时面临的问题需要果断的判断与决定,最需要的是攀登团队坚决的执行力,这比攀登成员的体能技术更重要。西风(老罗),是我这几年遇到的非常好的一名合作队员,我们一起登过博格达主峰、卡鲁雄、姜桑拉姆,耐力、毅力、心理素质都非常好,很适合这种开拓性线路的攀登。同行的还有高山协作小杨。
 
开始攀登
11月17日,我们从乌鲁木齐出发抵达三个山村,徒步抵达海拔3175米的大本营。西风的朋友一定要把我们送到大本营再返回,到这时,真正知道后面路途艰辛的恐怕也只有我一人。西风心大,知道了我预设的线路就不再多问,只是坚决配合。小杨负责后面收绳、背负。而我得想办法减少队伍一切不必要的体能支出。
 
初冬的博格达已经很冷,阳光明亮但寒气穿透厚厚的衣服,很快胳膊腿冻得都要僵了。徒步3小时20分钟后,我们到达预设的大本营——四号羊圈。新疆山区的气温比太阳降得快得多,早早就被冻得钻进了帐篷,正好好好地睡一觉。另外,西风到乌鲁木齐歇了一天就上来,还没有适应海拔,虽然他适应极好,但还是要观察一下高反情况。
 
第二天,早晨阳光晒过来,听到旁边帐篷里西风清晰的说话,知道他没事,可以往上攀登一段。如果上去反应大,预设的C1不高,可以再有一天适应时间。这些天跟踪天气预报,后面的风雪天貌似有前移的迹象,能往前赶一天是一天。
 
沿河谷上行到达海拔3480米处的瀑布,开始攀岩而上,难度5.8~5.9。岩石冰冷冻住了山隙渗出的水流,岩缝里是没有风化干的薄冰。小心翼翼一路多打了岩锥上去,然后再保护西风和小杨上来,这样两段横移切到水槽靠边的地方,路又好走一些。冰碛冲刷后很容易崩塌,得轻手轻脚,一旦滑落即使不被埋了也要滑下去几十米。翻过这道终碛就到预设C1了,天还早,尽可能靠近冰川,后面的路可长着呢。最终C1建在了距离冰舌不足200米处,海拔3970米,背风又安静,重要的是不会有落石。

 
面前山体上的X形冰川是我们计划的路线一部分,能看得到的冰川的高度差在900米以上。这路线跟博格达主峰C2至C3段相似,高差却大了近一倍,三分之一路线以后就再也没有可以停下休息的地方,想要冰爪全齿站立,就得刨个冰窝把人挂在冰锥上才行。
 
快速攀登
雪山的清晨美好却难以让人愉悦,实在太冷,但攀登必须继续!向C2攀登的路况非常好,是我喜欢的冰川冰,表面一层硬的雪,冰锥保护非常可靠。有几道半明半暗的裂缝此时还很坚硬,够支撑我们通过。我喜欢这种快速攀登,在中午之前50米结组绳的保护锚点几乎不会超过3个。小杨收尾,只要我打下第三根冰锥他就可以跟上来。当然,我也考虑到有人可能会失手,会把我从最高处拽下来砸向他俩中的某一个人,所以我一直选择远离岩石的路线、保持斜向上升,尽可能的保障安全。
 
午后,困难开始出现,阳光直射导致身体失水很快,持续的单一前齿攀登也让体能开始下降,常看着镐尖入冰后引发的大小冰块冲向他俩,真怕哪一个被带下去,紧张得手脚并用紧紧贴在冰坡上。还好,西风、小杨都经受住了这一次洗礼。
 
危险总是伴随着每一个攀登者,只是或早或晚。傍晚时出现了一次滑坠。在我到达海拔4930米山脊后的某一刻,绳子突然就被拽紧了,那是我刚刚放下两枚塞子、建好保护站准备做上方保护引导他俩上的候,ATC紧紧地锁住了。对讲机听到西风的喊声,小杨滑坠。这段冰面异常坚硬,由于坡度在65度左右冰面无法沉积降雪,但山脊处低温高湿的对流空气在冰面上凝结了厚厚一层松散的冰粒,小杨踢得不够深的冰爪就这样滑落……保护站终于止住了滑坠,我心里像被炮弹炸过,还在嗡嗡作响,不知他俩有没有类似感受?
 
惊悚之后紧接着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山脊鞍部背风的地方被积雪筑成一个突出的雪台,就像楼房的阳台。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们此行最好的礼物,这一夜我们可以平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了。能打岩锥的地方都挂了保护,主绳穿过帐篷挂在安全带上睡觉,哪怕帐篷吹没了,我们还挂在绳子上呢。看着灯火通明的乌鲁木齐夜景,安安心心地睡了。
冲顶日
 
终于到了冲顶时刻。天气预报后天将进入一个大的降雪周期,我们还有两天的时间可以留在山上。在C2已能看到顶峰方向近在咫尺的山脊,但与Google地图尚不吻合,还不能确定后面的路线是易是难,看地图只剩下不到300米高差,最终还是决定带上帐布、备用衣物、一天的口粮去冲顶。

 
出营地不久就钻进了雾中,不敢再按原计划在雪槽里上升,能见度太低,一旦进入深雪区,不被雪崩伤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对比着Google地图,凭着感觉切着右侧的雪岩结合部上升,这儿的雪厚且软,比攀冰累得多,但附着在岩石边缘攀登,总是能找到可靠的保护锚点。
 
风夹着雪迎头吹下来,过不多久就得吃一只能量胶保持一下体温,还好这次带的能量胶足够多。
 
中午1点半,雪坡开始变缓,这时已经距离出发近4小时,地图显示我们的位置已经超过5100米,风卷云雾恍惚间前方看到一道弧线,是山顶漂亮的雪脊线,心中一阵激动—— 手机地图显示的高度往往误差挺大,莫非该到顶了?
 
14点08分、海拔5148米,这是一个与主峰相连的角峰的鞍部。向北是一道蜿蜒到云雾里的雪脊,距离预设目标水平不到150米,在风雪中经历过漫长而艰苦的斜切后,这最后的一段山脊,虽然还看不到尽头,但已经不再让人那么忧心。
 
沿山脊前进,有弯曲的雪脊、也有狭窄的岩石断隙,把结组绳交替甩在凸起的岩石两侧,依赖自然锚点省了不少时间。山脊左侧是凌乱的山崖,右侧是直直切下去的悬崖。在翻过一块近3米高立在山脊上的巨石时,看到有人留下的岩锥,随后在距离顶峰不足50米的地方连续发现几枚岩锥,在只有我们三人的白茫茫的世界里,看到有人留下的痕迹,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很多。
 
终于,11月20日16点21分,海拔5198米。走到最后高低起伏的雪檐,从出发到这时已经过去7个小时,海拔上升268米,从地图上看我们已经越过了等高线中最高的点。下撤吧,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继续探索,前面依旧是时隐时现绵延的雪脊。下撤过程中拍到了一张照片,清晰可见后面的角峰与上升时的S弯(鞍部5148米)路线。我们直接双绳降下去,直到最初计划的顶峰下的西北壁冰川。
 
如果说博格达主峰冲顶前的路线是刀山,那这一段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跃,轻轻地用脚尖侧切入雪层,生怕大力会引发流雪。尽管有绳索保护,那一瞬间的跌落更让人心里难受。双绳长距离的下降非常痛快,又抄了一个近路,省了不少时间。回到C2已是晚上10点半了,又累又冷。这一天上升下降用了13个小时,但每个人看起来都似乎还有更多的精气神。
 
终于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慢慢下撤。C1后面下撤时我们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绕道走了东冰川。瀑布处攀岩上来时两侧山体风化落石严重,谁都不想再听到那恐怖的落石撕破空气的声音,多翻了一个冰达坂后从东冰川撤回了大本营。又一次行走在漆黑的夜里,但是心情轻松了很多,不管多晚回到营地,我们终于安全地撤下来了。
 
后记
这次攀登比预期提前了两天完成,所以每个人都很累。中间有一次滑落,也是因为劳累,技术动作没有到位。而没能做到早起床早出发,导致了夜行,这其实增加了风险。
 
我们这次选择南壁转西北壁再转西山脊的新线路,路程长、高差大(大于2020米),但路线安全性较好;C3/C2备用营地未启用,减小了风险;轻量化落实得比较好,下撤只丢掉4枚岩锥、1枚雪锥,绳套若干;由于前期观察细致,整个攀登基本在预定路线上,没有出现大的起伏波折。
 
这是我喜欢的一种攀登——了然于胸,而后一个一个难点去解决。
 
另外,此次发现的前人留下的攀登痕迹与网上查到的攀登不在一个方向,可以说明,除了有记录的日本登顶者以外,应该还有其他未记录的登顶者;以海拔计此峰低于东峰5302米的高度,实为博格达群峰之五,故命名为天山七剑之“日月之光”;尽管已拿到官方颁发的登顶证书,但GPS显示的高度仍与书面高度有些差别,望有后来者再次确认真实高度。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