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马特宏峰第一次国人阿式攀登 - 攀登 - 户外探险杂志
完成马特宏峰第一次国人阿式攀登
最佳攀登成就提名  | 2017-01-18 16:45:37

BEST CLIMBING EVENT
最佳攀登成就
本奖项授予从年度攀登活动中推选出最具探索精神和先锋性质的中国攀登者参与的自主攀登活动,不以高度论英雄,不以履历做背景,我们推崇的是高效、干净、安全的阿尔卑斯式攀登方式,鼓励未登峰与新路线这种具有开创性的攀登。
 
NOMINATION
 
提名:古奇志,完成马特宏峰第一次国人阿式攀登
时间:2016年6月23日
路线:东壁至山肩转山脊
难度:D/M4/60度雪坡,技术攀登高差1200米
 
提名理由:马特宏峰作为欧洲著名的三大北壁之一,其攀登难度和意义显而易见。中国攀登者古奇志,于2016年6月前往法国霞慕尼,开始了马特宏峰的攀登之旅。经历了恶劣天气的影响,目睹了马特宏峰的雪崩,经历了第一次尝试未登顶的阴影,最终与搭档成功登顶,成为首位通过阿式攀登的方式成功登顶马特宏峰的中国人。虽然不是真正的北壁路线,但为国内攀登者出国远征、探索国外知名山峰做出了新的尝试。

 
无畏的远征
中国攀登者首次登顶马特宏峰
撰文 邢哲魁   摄影 Karel D. Olivier Bertrand
马特宏峰海拔4478米,山体呈锥形直插云霄。阿尔卑斯黄金时代的传奇法国登山家加斯顿·里布法特(Gaston Rebuffat)曾经这样讲述:“在我们还年幼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在美术课上画出心中的山峰,在同学的作品中都多多少少地看到了马特宏峰的影子。”马特宏峰除了作为阿尔卑斯地区最著名的自然风景存在,在人类登山史上也占有浓墨重彩的一笔。随着1865年人类首登马特宏峰成功,拉开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登山运动的序幕,有欧洲三大北壁之称的马特宏峰(Matterhorn,海拔4478米)、大乔拉斯峰(Grandes Jorasses,海拔4208米)和艾格峰(Eiger,海拔3970米)陆续被人类成功登顶,将登山这项曾经只属于少数人的贵族运动推向大众视野。然而,如此著名的山峰,却很少见到中国登山者的身影。
 
好事多磨
就在马特宏峰人类首登成功150周年之后,中国攀登圈的中坚力量古古(古奇志)踏上前往霞慕尼的旅程,开启了攀登马特宏峰的旅程。古古曾经担任CMDI教练,具有丰富的攀登经验。他曾和澳大利亚攀岩者David Gliddon成功登顶双桥沟大岩壁山峰布达拉,也曾与搭档成功登顶婆缪峰,在2015年又与王二、阿甘、魏广广共同完成了华山南峰大岩壁新路线的攀登。
 
远征攀登欧洲马特宏峰,这是目前中国登山者中不多见的阿尔卑斯山峰攀登计划。古古经过详细调查,与欧洲当地向导取得联系,决定在6月根据天气情况进行马特宏峰的攀登。当然,对于每一次远征攀登,前往异国他乡,都需要一定时间进行适应性训练。古古在抵达霞慕尼之后,没有立即开始马特宏峰攀登,而是进行一些适应性的训练,包括野外攀岩训练、冰川行走训练以及一些初级技术性山峰的攀登。古古几乎每天都前往霞慕尼的登山者之家查看未来一周的天气状况,但似乎马特宏峰对这位中国远道而来的朋友并不友好,阿尔卑斯山区连续出现降雪和恶劣天气,马特宏峰的攀登只能暂且告一段落。

 
登山本就充满了不确定性,而最大的变量无疑是天气因素。有登山者说,登山是一种等待的艺术。古古自前往霞慕尼后,一直受到当地降雪、降雨天气影响,甚至一度因连续下雨,适应性训练也不得不在室内岩馆开展。终于,天气预报显示当地时间6月10日会出现难得一见的好天气,这是自古古到达霞慕尼以来最好的一次登山窗口期,一行人立即前往瑞士小镇采尔马特。古古和搭档在6月9日徒步到达马特宏峰脚下的木屋,当地时间6月10日凌晨2点左右,两人从Hornli Hut出发,开始了此次马特宏峰北壁的攀登。这次的攀登路线是Dani Arnold在2015年4月22日创下的1小时46分速攀马特宏峰的路线。该路线难度达到TD+的级别。
 
凌晨出门抬头仰望夜空,阿尔卑斯璀璨的星光令古古印象深刻。出发不久,地面已经被积雪覆盖。这是由于近期降水天气造成的大量粉雪,厚约30厘米左右的粉雪覆盖着岩石,完全无法辨别脚踏处的地面情况。随着不断向上行进,山坡的角度越来越大,堆积粉雪带来的隐患也越来越大。这个隐患令所有登山者恐惧——雪崩。在行至全程登顶路线的三分之一处时,经过古古和当地向导沟通,一致认为应该下撤,规避雪崩的风险。此时尚未日出雪崩风险相对较小,如果继续攀登,日出之后粉雪雪崩的可能性将会急剧增加。尽人事听天命,看着近在咫尺的顶峰做出理智的下撤选择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那时我们已经下撤到了木屋,我看到北壁上发生了雪崩,掏出手机录下了这一幕。虽然雪崩规模不会大到把人掩埋,但如果我们在那里,肯定会被雪崩打下墙。”这是古古在后来通过电话接受采访时所说,他在下山后目睹了一次马特宏峰北壁的雪崩。
 
有人说登山是一场与上帝掷骰子的游戏,天气的好坏有时是决定一次攀登的最重要因素。尽管所有人都在告诉古古“安全就好”,但此时古古的内心是释怀还是不甘,我们不得而知。目睹了马特宏峰北壁的雪崩,加之回国日期临近,古古对自己的马特宏峰攀登已不太看好。就在大家对这次马特宏峰攀登心灰意冷时,古古深夜的一条朋友圈消息,让人们再度沸腾起来:“终于在即将回国前又出现了3天左右的好天气,当地时间6月23日早晨8:15左右,从东壁至山肩转山脊路线登顶马特宏峰……”

 
功不唐捐 玉汝于成
就在古古回国前几天,突然传来马特宏峰地区会出现短暂的好天气窗口的消息,古古等人立即马不停蹄奔赴采尔马特。通过对路线情况的分析,古古与搭档Claude-Alain决定改变原来北壁的攀登计划。因为北壁路线上糟糕的雪况和连日的高温(海拔4500米的地方刚刚达到0℃),导致攀登风险急剧增高。在常规情况下,海拔4500米的地方应远远低于0℃,而当年一反常态,如此高温会导致雪坡松软,雪崩概率大为增加。经过考察,古古最终选择马特宏峰东壁作为本次攀登的路线。东壁路线上雪况相对较好,尤其是清晨时,雪质相对适合攀登。
 
古古等人再次回到采尔马特Hornli山脊上的木屋早早收拾妥当休息,和每次登山经历相似,凌晨时分古古和搭档起床开始收拾装备准备出发。这次是古古2016年攀登马特宏峰的最后机会,无论登顶与否这次下山都要回国。
 
由于2016年夏天阿尔卑斯地区白天天气很热,所以古古和搭档只能在凌晨时间攀登,利用较好的雪况快速登顶,整个雪坡高差800米左右。其间一些短距离混合地形,未设置任何保护。从雪坡之后转到山脊混合路线,开始设置一些保护点,两人采用同时攀登的方式前进。此次的攀登路线,古古选择了东壁转山脊的攀登路线。虽然此次古古的搭档曾经多次登顶过马特宏峰,但是从东壁路线攀登也是第一次。对于古古和搭档而言,也是一次不小的挑战,路线难度在D级左右。当地时间早上8点多,古古等人终于顺利登顶马特宏峰。站在顶峰之上,可以眺望到整个瑞士。

 
俗话说,功不唐捐,玉汝于成。古古在经历这么多的等待、适应、挫折、训练之后,终于顺利登顶马特宏峰,之前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问及古古对此次攀登的感受,他如是说:虽然没有能够从北壁上是一个遗憾,但从安全角度来说,也未尝不是幸运的,今年阿尔卑斯山区天气变化太大,雪崩频繁发生,就在我们登顶前几天,霞慕尼的一位老向导又因为雪檐崩塌而丧生。我们在训练和等待这么久之后,终于抓住最后的机会在回国前两天完成攀登,对于这样的天气,真的很不容易。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