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团队以无动力滑翔伞飞越四姑娘山 - 年度突破提名 - 户外探险杂志
三人团队以无动力滑翔伞飞越四姑娘山
年度突破提名  | 2017-01-19 10:23:47

BREAKTHROUGH OF THE YEAR
年度突破
 
NOMINATION
提名:李群国、元林朝、宋俊明三人团队以无动力滑翔伞飞越四姑娘山
 
提名理由:2016年10月18日,李群国、元林朝、宋俊明三人采用无动力滑翔伞的方式飞越四川四姑娘山,这是首次有人采用无动力滑翔伞的方式完成四姑娘山的飞越。其中元林朝完成了大峰、二峰、三峰的飞越,到达幺妹峰附近海拔6100米左右的位置;李群国更是以6356米的高度环绕幺妹峰峰顶一圈,完成了四姑娘四座山峰的飞越,成为首位通过无动力滑翔伞飞越幺妹峰的人。
 
换个角度看世界
撰文 供图  元林朝
初识四姑娘
2015年10月,我受加号文化团队的邀请,来到了四姑娘山,为了拍摄一个以滑翔伞为主题的户外运动短片。初次受邀,我是和团队负责人黄鹤电话联系的,他把他的意见大致给我说了一下,我说能不能飞自己心中也没底,只有到了现场才能最终决定。话虽这么说,我还是上网查了四姑娘山的很多资料,包括位置、地形地貌、气候特点等,还有我需要带的飞行装备。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这次去仅伞头我就带了四把,一个A类、一个B类、一个D 类,还有一把双人伞。
 
在深秋的季节,第一次去四姑娘山,虽然我见的山川美景很多了,一路上还是被这绝美的景色所吸引,尤其在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巴郎山垭口时,雪线就环绕在我身边,我心里满是兴奋和激动。
 
到达日隆镇时已是下午4点多,我不顾轻微的高原反应及劳累 ,从海拔3200米的镇上徒步走上3600多米的朝山坪,选择起飞点;下来之后又去看降落点,对地形有了初步的了解。晚上吃饭时,又和当地的老乡以及登山的专家了解气象特点,一切工作都在紧张且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
 
第二天醒来,身体有些不适,毕竟是高海拔地区,但这都没影响我们继续工作。带好所有装备,再上朝山坪。第一次近距离清晰地看到了四姑娘山,看到了主峰幺妹峰,惊叹于她的美,内心被深深震撼。就这样,一切开始了:从3200米到3800米,起飞点降落点的不断变化;从A类伞到D 类伞再到双人伞,对器材、场地、气象的不断适应;从遭遇每秒7~8米的螺旋上升到被每秒8米的下降直接将伞压到地面;多样的山地地形和多变的高原气候慢慢被我了解并适应。
 
最后,在我和加号文化团队的共同努力之下,克服种种困难,滑翔伞运动短片拍摄顺利完成。我也对四姑娘山的地形和气象有了初步了解,我认为如果气象合适,滑翔伞是可以飞跃最高峰的幺妹峰的—— 这样,就和黄鹤就有了个约定,2016年10月,我们要飞越幺妹峰!
 
要飞越幺妹峰,就成了我的梦想,我要去努力实现。

 
迈步向梦想
想要飞跃幺妹峰,首先要组建飞行团队,这时我想到了宋俊明和乳源鸟。
 
我给他们两个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他们都兴奋地答应了。接下来就是一个漫长的准备过程:要确定飞什么级别的伞头,最好是EN-B或EN-C的伞头,飞什么品牌,用什么坐袋,拿到装备之后要尽快去熟悉它的性能,这是最主要的;其次,高海拔地区如何克服高原反应,还要提前加强体能训练,解决飞高之后缺氧和御寒的问题。买氧气罐,做羽绒袖套,戴两副手套,买暖手宝,带卫星跟踪仪,对讲机要保暖,防止电量因天冷消失太快等等诸多事宜。一切准备就绪,就等10月中旬—— 四姑娘山一年里最佳的飞行时间。
 
2016年10月14日,我和宋俊明、乳源鸟三人组成的飞行团队和加号文化团队,搭载装满装备的两台车,从成都出发前往四姑娘山,下午3点多抵达日隆。
 
四姑娘山,我们来啦!
此时的四姑娘山双桥沟正值秋天最美的季节,雪山倒映进海子,秋叶五色斑斓,层林尽染。而我们却顾不上去欣赏这美景,放下行李,背上伞包爬到双桥沟里布达拉峰对面山脚下海拔3700米的山坡试飞。此时将近下午5点,日照已没有,风只是微风,大家只是计划飞个起落,感受一下高海拔的气象。宋俊明和乳源鸟先后起飞,没有任何征兆,起飞30秒后突遇强上升气流,不到3分钟,他们已高出起飞点差不多有1000米,而且他们也看到了远处正在形成的积雨云,预感到不妙,两人赶快做螺旋俯冲、大摆荡等各种快速消高动作,好不容易安全降落,刚刚整理好装备准备返程的时候,一场瓢泼大雨不期而至,好险!
 
晚上,宋俊明出现明显的高原反应,只好吃药来控制。我们也对今天的试飞做了总结,一进到山里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让我们体验高原气候的突变,提醒我们既要重视,又不能过于畏惧。

 
15日上午,我们先上网查了一下近几天的天气,又从Google地图上看了地形地貌,然后到选好的几个降落点看周边的地形地貌,有没有电线,是什么风向,又随时抬头观察天上云的变化以及在盘旋的鹰;之后我们徒步上了朝山坪,也就是我们要起飞的地方。接近下午4点多了,风比较弱,会不会有气流呢?有了前一天的经历,大家很小心地依次起飞,结果没有一点气流,都安全降落到了预定的地方。晚上,我们对未来天气做了认真的分析,目前显示,16、17日天气一般,还会有短时降雨,18日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天气,但愿如我们所预测。
 
16日,由于云层比较低,我们继续在第一天试飞的点做适应性飞行,保持我们的手感,锻炼我们的体力,一切为了18日的飞行;17日,我们决定调整一天,没有再飞行。大家去了最近的喇嘛寺和白塔祭拜,祈祷我们的飞行安全顺利。
 
晚上,再次查天气,重点在5000米到6500米之间的风向风速;再次确认所有的仪表设备都是满电,御寒的东西有没有遗漏,还有明天的干粮和水……
 
飞跃幺妹
10月18日,早上起来,山沟被云雾笼罩着,我知道,根据前几天的气象观察,这预示着是一个好天气。果不其然,吃过丰盛的早餐之后,云雾在慢慢抬升,远处的雪峰逐渐显露出来,那么静美。把所有的装备装车,到山脚下再换成马匹,我们向朝山坪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的眼睛从没有停止观察,看远处山坡上的云沿着山梁在向上移动,偶尔能看到一只鹰在盘旋,四姑娘山的四个峰顶都笼罩在云雾里。

 
上午10点半,我们按计划准时到达朝山坪草甸的最高点,海拔3950米。这个起飞点虽然面积不大,简单收拾后,铺两把伞还是可以的,正面正好对着山谷口,东风、东南风、南风、南风偏西都可以起飞,唯一不足的是背后有树,不能直接观察到四姑娘的几座山峰。我们稍做休息之后,就各自整理自己的装备,整理完毕后我们三人就盯着远处山头的积云,脱离山顶后向东南方向移动,估计速度在每秒12米左右,高空风大,不是我们想要的西南风。我们商量着可能变化的气象,计划在12点之后起飞。
 
没有太长时间的等待,已经明显感觉到有气流风生成,偶尔还感觉比较强。12点刚过,宋俊明按捺不住了,第一个飞出,起飞后就是一个强的上升,接着就是下降,右翼都被打了一个折,但很快恢复。总的来说,上升气流还不是太好,在维持了七八分钟之后,他的高度越来越低,一直沿着朝山坪向前飞出,没有遇到好的抬升,直接到长坪沟停车场降落。
 
看着宋俊明飞出去降落,我们很无奈,只好原地继续等待。躺在草地上,抬头看着天空,云在一会儿形成一会儿散开;鹰在盘旋,飞向远处;大峰峰顶的云在上移,二峰、三峰也逐渐露出来,感觉到周边的气流风持续时间变长。是时候了,不能再等了。我果断地对乳源鸟说:准备起飞!再次检查了一遍所有装备,没有问题,在13点45分,我顺利起飞。在起飞场前面绕了一圈之后,感觉上升不是太明显,没有再犹豫,顺势右转,沿着长坪沟朝大峰的方向直飞过去。
 
时速52公里,阳面,正是我想要的风向、风速及日照,但是飞行电脑显示每秒0.5米的下沉,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飞,如果前面遇不到上升气流,我只能迫降在去喇嘛寺的盘山公路边的草坪上了,这是前一天看好的一个降落场。但是我不甘心就这样去降落,昨天看山形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有只鹰就在我前面的山梁盘旋。我继续向前飞,快到昨天看到的地方了,谢天谢地,电脑显示不再下沉了,而且有0.1~0.2米每秒的上升,我沉住气,继续往前飞,显示0.5米每秒上升的时候,我转了回来,开始在这个微弱的气流里进行8字盘升。这时我抬头看到了晚我几分钟起飞的乳源鸟,在起飞场找到一个很好的气流,越飞越高。

 
我的高度在慢慢提升,但上升越来越弱,我干脆放弃了这个气流,继续往前飞,但不幸的是下沉越来越大,我观察了一下前面的地形,不会产生好的上升气流,只好返回来,比刚才的高度还要低,我一边找气流,一边低头看沟底,到底哪个点更适合我降落。我这时看了一下乳源鸟,他已经飞到了大峰顶,继续向二峰飞行。还好,我飞回到刚才那个地方,微弱的上升气流还有,我就静下心来,耐心地一圈一圈的慢慢盘升,20多分钟后,这个气流终于盘完,我也顺着气流飞到了大峰下的雪线边缘。看到了雪,我忽然兴奋起来,感觉突然进入了飞行状态,有气流就继续盘升,没气流了就往前飞。就这样,我擦着二峰、三峰的边缘,飞到了幺妹峰下。
 
在飞行过程中,我一直观察着天上积云的变化,看着前面乳源鸟的飞行,他也是一会儿找到好的气流飞得很高,一会儿又降低很快,我飞到幺妹峰附近的时候突然找不到他,后来才知道他飞到幺妹峰的北壁去找气流了。
 
我飞到幺妹峰的下面时,高度是5200米左右,在这个高度大约飞了一个多小时,每转一个弯都有点头晕的感觉,赶快把随身携带的氧气戴在嘴上,还好,身体没有感觉太冷。抬头仰望幺妹峰,被一大片云雾罩着。笔直陡峭的崖壁,时有时无的微弱的动力上升气流,我想起了林州的黄华大崖,只能一点一点地向上盘升。周边的美景无与伦比,我一边兴奋着,一边坚持着,慢慢向峰顶靠近。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了乳源鸟,在比我低大约二三百米的地方,也慢慢向幺妹峰靠拢,心里感觉踏实多了。5600米、5700米、5800米—— 高度在不断增加,这时若隐若现的云雾就在我旁边,随着气流的变化,云雾也在凝聚、扩散。我始终保持一颗警惕的心,在距崖壁很近的区域盘升、再盘升。突然一片很浓的大雾迎面扑来,伞都看不到了,我赶快看着仪表,海拔6100米,转90度向外飞出。从云里飞出来,我的心再次被震撼,四周绝美的风景,永远留在心中。我知道,飘浮在幺妹峰顶的云雾一时很难散开,我决定返航,从三峰、二峰、大峰上面飞过,让我再好好看你一眼!在返回途中,对讲机里传来乳源鸟飞越幺妹峰的声音,真心祝贺他飞越成功。
 
朝山坪,我飞回来了。看着大地离我越来越近,我终于安全降落了。降落的刹那间,我举高双手,“啊!”地长吼一声。之后,我就一个人,在原地静静地站着,站着……直到乳源鸟落地,我们紧紧拥抱,相拥而泣。
 
这次飞越幺妹峰,飞行时间2小时19分,最高高度6100米,最快时速72公里,飞行三角距离25.8公里。
 
从第一次飞行到策划这次活动,我们经历了很多,生命不止是冒险,要基于一种科学的态度和方法,去追求独立的思想,有勇气超越自己,去实现梦想!

 
我要感谢我的家人,感谢伞友的支持与帮助,感谢加号文化团队,感谢我的朋友们。感谢上苍,给了我一个窗口,让我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世界!
 
元林朝
河南林州人,从事滑翔伞运动23年,1992年开始接触滑翔伞,借助独特的林虑山国际滑翔基地的优势,1994年参加全国滑翔伞锦标赛取得团体冠军,而后一直从事滑翔伞教学训练及比赛裁判工作。现为中国滑翔伞国家队教练,滑翔赛事裁判长,国际APPI联盟中国唯一教练员。
 
宋俊明
河南林州人,西安风之翼滑翔创办人,1998年开始滑翔伞飞行,总飞行时间超过2000小时;擅长竞速越野及特技飞行,中国滑翔伞越野飞行最远距离保持者(2016年5月在林州直线飞行178公里),中航协滑翔伞注册教练员。
 
乳源鸟
本名李群国,广东乳源县人,2000年开始学习滑翔伞,飞行总时间上千小时,具有丰富的越野飞行和特技飞行经验,国内多个滑翔场地的越野飞行距离创造者,个人最远纪录是在杭州富阳永安山飞行134公里。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