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极限摄影师 - 最佳户外影像提名 - 户外探险杂志
户外极限摄影师
最佳户外影像提名  | 2017-01-19 14:48:52

BEST OUTDOOR PHOTOGRAPHER & FILM
最佳户外影像
 
NOMINATION
​提名:王振(Rocker),户外极限摄影师
提名理由:Rocker接触户外运动16年,是国内比较早期的一批攀岩爱好者。2010年开始接触户外摄影一发不可收拾,从国内的户外运动高手到世界顶尖的运动员都成为其镜头下的模特。更是跟随Chris Shama、Alex Honold、Jimmy Chin等高手并肩战斗。2016年,Rocker马不停蹄地参与了多项攀登和跑步的拍摄项目,与各位户外牛人合作,用镜头记录他们的每一次极限挑战,以其独特的视角,呈现出了一幅幅令人震撼的户外大片。
 
但行善事 莫问前程
撰文 摄影 Rocker
 
成为摄影师纯属偶然,其实我自己一直认可的标签是“攀岩爱好者”。我从2000年开始接触攀岩,一发不可收拾,然后在缺少搭档的青春躁动期,以一场20米高的无保护攀登摔落而偃旗息鼓3年,2004年才开始重新恢复攀岩。在青岛没有什么攀登基础的现状下,开始义务开发攀岩线路。从2008年开始重点开发抱石线路,出于想推广和记录抱石运动的目的开始用小数码相机拍摄,不曾想无心之举却把青岛打造成国内最好的抱石城市,前后开发了10多个抱石区域,开发抱石线路300条。因为兴趣使然,拍摄水平也慢慢提高,好的照片吸引了众多国内外高手来到青岛抱石,甚至连国际大牛Chris Shama都来到青岛,更不用说国内前列的攀登高手了。无心之举成就了现在的我,让我在户外摄影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努力不是为了现在,而是为了将来
每每拍摄结束,我总是不满意拍摄的作品,总是在想下一次应该怎么做。这样的想法也是支撑着我继续拍摄的动力。摄影于2010年时的我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那时我是一个安安稳稳的小职员,我要供房、养娃、养车,一切迹象都表明以后的人生是那么的平淡,似乎都能看得到。而平淡之中我用七八张信用卡来支持着折腾相机的窘境,用每天5小时睡眠省下的空余时间来学习英语、音乐、美术以及各种图像视频处理软件。

 
2016年,我做了一件改变我后半生的决定,认认真真地做一个摄影师,而不是当一个按部就班的小职员。
 
我的2016
2016年3月,我与Adidas运动员李少壮一同前往云南哈巴雪山,拍摄他的哈巴雪山FKT项目。整个拍摄过程异常艰苦,作为摄影师要提前进驻高海拔营地等待拍摄,在高海拔营地遭遇恶劣天气,帐篷几乎被大雪压塌掩埋,在低温中备用相机都被冻住了快门。凌晨4点出发冲顶,提前运动员两个小时到达顶峰准备拍摄,顶峰的狂风和低温都在考验着我的攀登经验和拍摄的热情。整个拍摄项目进行得很顺利,而李少壮的这个项目也获得了2016美国国家地理年度探险人物。
 
2016年4月,知名极限探险家兼摄影师Jimmy Chin向我伸出了橄榄枝,邀请我担当他在中国格凸拍摄无保护攀登大神Alex Honold攀登电影的制片人。整个团队由两名运动员和四个摄影师组成,我是其中一个,当然我还要负责更多拍摄之外的工作。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发现国外的摄影师跟目前国内户外摄影师其实并没有多大技术上的差距,更多的是经验上的积累。在协调整个团队顺利拍摄结束后,国外的团队对国内户外摄影师的拍摄以及工作水平刮目相看。

 
7月,我和国内攀登者王二组成两人的远征队伍,奔赴加拿大育空地区的莲花塔进行高纬度高海拔大岩壁的攀登,这次攀登可以说是第一次完全由中国人自主组织的洲际大岩壁攀登。远征中除了攀登的计划,我负责全程拍摄,在回国后制作了这次攀登的纪录片《莲花塔》。整个攀登充满曲折的故事,在离顶峰只有60米的地方,我们选择了安全下撤而不是在攀登了28个小时后仍然冒着天气变坏的风险继续登顶。既是摄影师又是攀登者,有时会有种难言的心绪。
 
9月,我受始祖鸟品牌的委托跟随拍摄始祖鸟国际运动员金冰镐奖得主Ines 和Luka,跟他们一起前往喀喇昆仑山区,对两人的攀登活动进行全程记录。整个远征中我不仅要做好摄影师的本职工作,还要给运动员做临时翻译,帮助他们与当地人沟通以及安排整个行程。一个好的摄影师需要具备的不仅仅是拍摄的技巧,一定还要有语言沟通能力以及各种突发事件的处理能力,在整个远征过程中,我自己的攀登装备和摄影装备都要自己运输(这个地区无背夫向导),从最后一个营地到ABC全程16公里海拔提升1000米,我的背负接近30公斤。以至于运动员在攀爬后给这条1200米长的冰岩混合首攀路线命名“Lost in china”,在结束攀登之后他们的官方博客解释到:如果没有我们的中国摄影师ROCKER陪伴在身边,我们真的就迷失在中国了。说实话,这让我小小的骄傲了一把。

 
到了10月,我受戈尔公司的委托远赴非洲,拍摄国内影视明星窦骁攀登海拔5894米的乞力马扎罗山。乞力马扎罗是一座相对高度4000米的高山,它的攀登路程全程有50多公里,来这里攀登的人都会选择当地的背夫全程跟随自己背装备,而我选择了自己背所有摄影装备(2个机身,6个镜头,14块电池以及大型三脚架),除了在使用器材时可以及时拿到,同样对自己的体能也是难得的锻炼机会,因为,我希望自己的每一次出行都能够为下一次更艰辛的拍摄做准备。整个攀登持续7天,每日完成拍摄在别人早早的休息之后,我必须把图片以及视频短片编辑完毕,利用卫星WiFi传回国内,进行直播。
 
我的2016忙碌而充实,2017年已经到来,我希望我会更加忙碌。记录攀登者的影响和故事,是我的乐趣,更是我的事业与梦想。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