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短片《铃儿响叮当》 - 最佳户外影像提名 - 户外探险杂志
户外短片《铃儿响叮当》
最佳户外影像提名  | 2017-01-19 15:02:28

BEST OUTDOOR PHOTOGRAPHER & FILM
最佳户外影像
 
NOMINATION
提名:户外短片《铃儿响叮当》
拍摄制作:李勖、王颖、程亮
 
提名理由:小铃声是由中日韩三国视障跑者和陪跑员组成的团队,由健康跑者陪伴视障选手参与一些超马级别的跑步活动,辅助他们达成梦想,鼓励视障人士拓展生活,勇于挑战。这部由中国志愿者拍摄的纪录片记录了他们在纳米比亚参加为期7天的极地长征的故事,这不只是纯粹的户外运动纪录片,同时还是一部公益宣传片。影片感情细腻,以引导绳与绑在登山杖上的小铃铛发出的清脆铃声贯穿,表现出了陪跑者与视障跑者之间相互依赖与陪伴的真挚情感,记录下一段段极限越野跑运动中人与人互助友爱的影像。
 
愿做你的眼睛
撰文 徐黎晓  摄影 李勖
 
2016年5月,小铃声团队来自中日韩三国的14名队员,其中包括4名视障跑者,远赴非洲纳米比亚沙漠参加为期7天的极地长征,在这7天里每个人都需要背负10公斤左右的个人装备和食物,徒步250公里穿越纳米比亚骷髅海岸这片古老而又神秘的沙漠。 同另外来自世界各地的200多名摩拳擦掌的跑者所不同的是,小铃声并不是来竞赛的,而是希望能跨越视力和语言的障碍,相互帮助,携手到达终点。
 
7天的比赛艰苦而又漫长,每天都需要前行十几个小时,视障跑者轮流由一到两位陪跑员用引导绳带领,遇到困难的路段陪跑员会在登山杖的杖尖上系上一只小铃铛,用小小的铃声来为视障跑者指引下一脚应该踩在哪里,这也是团队取名为“小铃声”的由来。队员们携手同心,克服了沙漠恶劣的自然环境,战胜了疲惫和伤痛,手拉手冲过终点。

 
远征纳米比亚
小铃声是韩国人金基镐先生(Kim Giho)于2014年1月在日本东京创建的公益助盲跑组织,成员由中日韩三国的视障跑者和伴走者组成,主要目的旨在通过长跑运动,为中日韩三国的友谊做出贡献,同时也能帮助到一些视障跑者挑战极限赛事,来鼓励更多残障人士参与运动。
 
小铃声每年都会参加一些极限赛事,2013年,日本视障跑者和韩国陪跑员参加了极地长征阿卡塔玛穿越;2015年,中日2 位视障跑者和中韩3位陪跑员参加了在中国的戈壁长征,2016年,小铃声来自中日韩的4位视障跑者和10位陪跑员共同出征极地长征的纳米比亚沙漠。
 
极地长征是世界顶级耐力跑赛事,选手需要全程背负所有自己的装备和食物,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7天内穿越地形复杂的250公里。2016年的赛事在纳米比亚的骷髅海岸举行,这片沙漠位于非洲西海岸,绵延500多公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片沙漠。骷髅海岸充满危险,海域上有很多暗礁,过去在捕鲸中失事的船只残骸散落在荒凉的海岸线上,增添了很多神秘气息,只有羚羊、狮子和勇敢的旅行者才会涉足这里。

 
这次参加纳米比亚赛事的中国选手一共有5位,有来自沈阳的视障选手王琦,陪跑员有来自东京的李永杰、上海的裴军、杭州的田洪琴和徐黎晓。李永杰在日本生活多年,谙熟日语和韩语,所以这次也作为整个小铃声团队的翻译,其他队员大部分只能讲本国语言。比赛过程中视障选手会轮流由一到两名陪跑员带领,而且并不都是同一个国家的,这样有助于队员之间更好的相互了解。
 
苦乐相伴
由于这次相比以往人数众多,经常会有一些意外状况,来自日本的陪跑员三州比赛前膝盖受伤,第一天比赛就走得一瘸一拐,最后一个到达终点,后面几天的比赛数次想退赛,但是他怕拖累整个团队,一直咬着牙走了下来。每天比赛结束后回到营地,团队的王琦还有其他视障队友都会轮流帮三州做按摩,帮助缓解他的伤势,其他队员有伤病也会得到专业的按摩服务,这大概也是我们这支特殊团队的秘密武器吧。
 
前两天的比赛沿着大西洋边,每天都在40公里左右,需要徒步10小时以上,一路上都能看到很多动物的脚印,狐狸、鬣狗,甚至狮子都生活在这里。由于陪跑员轮流带视障选手,很多时候语言不通,我们会相互学一些简单的语言来互相鼓劲加油,最后发现中日韩三国语言中“干杯”的发音都是一样的,原来大家都喜欢喝酒。

 
第三天开始,比赛路线从海岸转向内陆,气候变得非常炎热,沙漠里没有任何遮挡,一路都走在烈日暴晒下,感觉说出来的话都会融化掉,我们就在沙漠里默默地一步一步走着,漫长得好像没有终点。经过一些碎石路面时对于视障选手来说特别困难,很容易崴脚,我们就用登山杖上的铃铛来提醒他们注意,叮叮当当的小铃声在沙漠里回响,给了我们坚持到终点的勇气。几天以后大家的脚上都起了水疱,我们一般都会晚上睡觉时让脚透气,第二天早上再自己动手把水疱处理一下。极地长征的医生志愿者们每天要帮选手处理几百个水疱,非常有经验,小问题一般都会教选手自己处理,还有不少选手学会在趾甲上打孔减压,据说对防止黑趾甲非常有用。
 
第五天和第六天是比赛的长赛段,需要连续行走80公里,白天经过几座巨大的沙山,站在山顶,一边能远眺到大西洋,另外一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海,非常壮观。我们手拉着手从沙山上一路冲下来,开心得像一群孩子。入夜后,路线开始沿着海岸蔓延,大西洋的风卷着海浪发出巨大的声响,头灯照出去眼前密密麻麻的水汽像箭一样射过来。王琦跟在我身后,抓着我背包上的绳子,沙地的路面很软很难走,一脚踩下去陷进去半只脚,王琦由于看不见走得摇摇晃晃。走到半夜我也开始犯困,让王琦讲鬼故事他非要讲不好笑的笑话。忽然感觉黑暗中出现一些碧绿的眼睛,可能是狐狸或鬣狗,一路尾随我们,好像就等我们倒下然后过来大快朵颐。

 
时间过得很慢,我一边看着手表一边计算时间,最后一段路特别崩溃,好几次看到远处的亮光都以为是终点,走近了才发现是其他选手的头灯或是组委会接应的汽车,总算到了营地,77公里的长赛段我俩行进了19个小时。
 
最后一天10公里的比赛更像是奖励,我们14位队员携手并肩,一起轰轰烈烈地通过终点,大家相互拥抱,流下激动的泪水。是的,我们完成了!
 
颁奖晚宴上,小铃声的发起人金基皓讲了一段话,大意是:“世界上有很多视障人士也想参与跑步,但是却没办法一个人跑。而对于健康跑者,如果你一个人跑那只是个人爱好;如果你陪视障朋友跑,那么除了是个人爱好也能做一些社会贡献;而如果你陪其他国家的盲人跑,除了个人爱好和社会贡献,也能帮助世界和平。”确实,相信小铃声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