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摄影师 - 最佳户外影像提名 - 户外探险杂志
户外摄影师
最佳户外影像提名  | 2017-01-19 15:19:40

BEST OUTDOOR PHOTOGRAPHER & FILM
最佳户外影像
 
NOMINATION
提名:张佰强(小蜗牛),户外摄影师
 
提名理由:张佰强,拥有14年的户外经历和6年的摄影经验,这远比他的外表看上去更有说服力。因为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梦想的执着,即便屡次与死神擦肩也从未退缩放弃过。他拍遍了四川所有的雪山,走遍了中国西部旷美的荒野,从徒步越野到攀岩攀冰,从白水漂流到雪山攀登,他的每一次拍摄都注入自己对户外极限运动的理解,都能展现自然环境与人物的密切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在坚持做自己热爱的事。冒险是一种精神,摄影也是一种极限。
 
摄影也是一种极限
撰文 陈霞   摄影 小蜗牛
 
“想要打动别人,先要打动自己;想要追风的自由,先要追随智慧的心;想要笑对人生风雨,先要穿越一路风雨。行动,为了下一秒的绽放,这就是我打动世界的热爱。”新年伊始,小蜗牛写下这样一段话,那是他对过往岁月的总结,更是未来对自己的允诺。
 
小蜗牛,原名张佰强,1988年生于四川省绵阳市安县。2002年开始徒步,2008年开始接触单反相机。28岁的他迄今为止已经历了5次生死,如今肢体带着四级残疾。1992年,从30多米高的悬崖失足摔下去,绝处逢生,跟腱留下后遗症;1999年,在河里学习游泳,不小心被淹着呛水,被伙伴救起来;2008年,汶川大地震,幸运躲过一劫;2013年自驾云南,驾车高速翻车,越野车摔报废,他死里逃生;2017年1月,和同伴自驾从哈尔滨到漠河,回程中在后排睡梦中再次经历雪地侧滑翻车,车辆空翻出路外十米远、五六米高,他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命硬吧!死神一次又一次地放过了他。就算经历以上如此种种,小蜗牛也没被吓到,从未放弃自己,没放弃梦想。
2008年接触摄影,2011年开始做职业摄影师,前四年从事商业摄影师的同时喜欢上户外,最近两年开始从事自由摄影师,主要拍摄户外极限运动,包括户外攀岩、攀冰、徒步、自驾、皮划艇、跑酷、百公里越野跑、走扁带、技术型雪山攀登。
 
选择做户外摄影师,是热爱与专长的完美结合。小蜗牛说:“每次拍摄户外极限运动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也是一种全新的经历,我喜欢这种不用循规蹈矩的生活,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接受新鲜的体验,喜欢不断地突破自己,所以一直比较喜欢户外极限题材。我的镜头里户外和摄影是一体的,两者对我来说密不可分,也无法割舍。玩户外是出于我对生活的热爱,而摄影则更多是对生活的一种记录。”
 
这些年来,他在户外游荡的总行程超过30万公里,早已走完四川藏区98%的县城。他曾骑行中国西部,2010年骑车走完成都—拉萨—珠峰—尼泊尔;也喜欢徒步穿越,四川境内的徒步路线几乎走完,包括有名的洛克线和贡嘎穿越,境外,有尼泊尔EBC路线;近4年他疯狂爱上自驾,曾4次从不同线路自驾进入西藏:川藏南线、川藏北线、滇藏线以及青藏线,轮迹遍及四川、云南、贵州、青海、甘肃的多条自驾线路,中尼公路、茶马古道、丝绸之路、额济纳旗、库布齐沙漠、巴丹吉林沙漠等地方都留下他的足迹。

 
他爱雪山,四川所有雪山已被他拍遍,至今攀登5000~6500米的雪山18次,其中包括雀儿山、玉珠峰、半脊峰、都日峰、四姑娘山大峰、二峰、三峰等。2015~2016年与凯乐石合作拍摄初级登山活动。除此之外,国内各种极限挑战活动和赛事现场,都有小蜗牛兢兢业业的身影,包括2015年10月丽江茶马古道108公里徒步、2016年2月攀冰冠军吹水、2016年2~4月云南腾冲50公里越野赛、红牛第三届花式皮划艇比赛、红牛签约运动员张亮走扁带挑战虎跳峡、2016年5月重庆武隆百公里越野赛、2016年北京宝山越野赛、2016年6月红牛世界女子玉珠峰超级跑山赛、2016年9月AWRS新疆阿勒泰世界户外探险越野赛。
 
小蜗牛认为在自己身上最值得被肯定的就是,对生活够热爱够坚持,对梦想够执着。喜欢户外和摄影这么多年,从事这个职业也这么久,有时候很累很累,但是他一直没有放弃和反感过。加上他在高海拔超强的适应能力和持久的体力,还有骨子里的冒险精神,让他在这项工作中坚持得更久。
 
对话摄影师
outdoor:在拍摄户外活动中,哪次令你记忆最深刻?
小蜗牛:户外拍摄活动中其实没有最深刻这一说,我经历过的很多拍摄都很深刻,比如2016年9月拍摄新疆阿勒泰AWRS世界探险赛,300公里无补给无导航,运动员需要两三天才能完赛,而我们拍摄的五六天中也几乎没睡。又比如拍摄红牛世界女子玉珠峰超级跑山赛,我是我们团队高海拔能力最强的一个,负重30斤的设备攀登到海拔5900米,拍摄视频的同时还操控无人机,期间海拔上升100米用了一小时。又比如红牛花式皮划艇比赛和张亮走扁带拍摄,我到达虎跳峡江边最危险的位置,在没有安全保护措施下进行拍摄,感觉一不小心失足就会丧命。让我双脚发抖的是第一次在双桥沟翅膀冰柱(难度WI4+)上拍摄吹水攀冰,整个过程我需要先攀上去自己做好保护吊在空中,拍摄的半个多小时里脚一直在颤抖,不仅因为有30米的高度,更多是感觉听见冰锥在松动的响声。说实话,我很害怕,我感觉我的人生还可以做很多事情,还没有经历够体验够,我怕生命出意外。 
 
outdoor:你的拍摄对象往往是些很牛很厉害的人,和他们在一起你有什么感触?
小蜗牛:这两年拍摄了不少世界以及国内牛人,甚至部分还是某项户外运动领域里的世界冠军或者国内冠军。他们很有亲和力,但我知道,每个人能够走到这一步,背后都付出过常人想不到的艰辛和努力。我还需要学习的太多,还需要努力的太多。极限运动越是危险,越是容易失去生命,所以我想在不伤害家人和自己安危的情况下,在可控的范围里挑战自己。

 
outdoor:有没有想过未来将如何在摄影方面走得更深远?
小蜗牛:我将事业和爱好结合了,这么多年来,一直热爱着也坚持着,希望将来可以一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自己喜欢去的地方,更希望自己能在户外摄影这个行业有更大的发展。至于如何走得更深远,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积累慢慢来,尝试更多新的户外极限运动、新的拍摄手法,挑战不一样的自己、突破自己,经历不一样的东西。我相信当自己做到了足够优秀,也会得到外界的认可。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