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黑暗 铿锵玫瑰 - 户外风云人物提名 - 户外探险杂志
极限黑暗 铿锵玫瑰
户外风云人物提名  | 2017-01-19 14:19:59

OUTDOOR PERSON OF THE YEAR
adidas TERREX户外风云人物
 
本奖项的设立旨在肯定本年度户外领域个人的探索精神,以此倡导积极的户外运动理念,促进户外参与群体整体水平的提升。
 
NOMINATION
提名 
 
提名:刘佳
提名理由:刘佳,重庆洞穴探险队副队长、中国地穴探险的先锋、中国探洞界一姐,她和队友们6次探测重庆涪陵万丈坑及支洞,至垂直深度841米,刷新了目前所能及的最深纪录,这个数据使得万丈坑跻身中国竖洞深度第二位,在国际上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
极限黑暗 铿锵玫瑰
撰文  陈霞   供图  刘佳
刘佳网络ID“小葱”,圈内人称“葱爷”。从她第一次接触探洞开始,已经积累了长达12年的专业经验,现在已经是重庆洞穴探险队副队长,至今一直潜行在恍若隔世的地下世界,成为中国地穴探险的先锋,堪称中国探洞界的一姐。
 
这个看起来身形娇小、白白净净的重庆辣妹子,曾经患有轻微幽闭恐惧症,却从2004年元旦第一次探洞开始,不仅克服了自己的幽闭症,更爱上了地穴探险。“我平时喜欢徒步所以体力比较好,可第一次探洞就迷路了10个小时。我当时就明白,探洞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不是体力好就行的,对个人的专业素质以及团队的协作要求都相当高。”刘佳回忆道,从此对这项运动痴迷不已,这些年来估计已探洞上百个。
 
在重庆洞穴探险队里,刘佳还肩负起了培训新队员的艰巨任务,“2005年开始,我负责新队员的培训,至今从我们团队走出的洞穴爱好者已经有上千人。”此外,刘佳常有机会与英国、美国、法国的探洞队一起探险,她把从国外探洞队里学到的理论知识普及到自己的队伍培训中。

 
探洞的魅力
地下洞穴,经常令人联想到幽暗、潮湿、阴冷、封闭、狭窄等毫不愉悦的词汇,为什么还会有人喜欢洞穴?探洞的魅力在哪里?
“穿过幽深的洞穴,体验生命的真实,领悟探险的乐趣,体会黑暗的世界。”这是刘佳所感受到的探洞魅力。一次探洞,就是一场垂直极限。小心翼翼地绳降深入洞穴,探索洞穴内部,走入神秘的地下世界。一次探洞,更是一场对未知的冒险,有令人惊心动魄的发掘,有寒冷的地下河,有美得令人心动的石钟乳和石笋,有莫名的头骨、成群的蝙蝠、孱弱的盲鱼和娇美的石膏沉积物,当然,还有难以预料的种种困难和危险。
 
“探洞运动的独特魅力,或许就在于我们探索的是一个未知的地下世界。在只有小小头灯发出微弱的亮光,在耳边除了滴水声丝毫听不到其他声音的神秘地带,一步一步,体验在复杂的三维空间行走的乐趣。与登山先上后下、目标就在看得到的前方相反,先下后上的探洞者并不清楚下一步地势如何,会遇到什么东西。恰恰是这种未知带来的神秘感、恐惧感,给予人们新鲜和刺激,令无数探险者为之疯狂。”
 
刘佳的业余爱好还有攀岩、骑车、登雪山、健身、游泳、跑步等,这些都比不上洞穴对她的吸引力。“吸引我的除了洞穴那未知的环境外,还有探洞时团队协作的默契。”刘佳说,她所在的重庆洞穴探险队曾获得过第四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最佳团队奖,他们在2007~2010年间探测的重庆涪陵万丈坑,探抵至垂直深度841米,刷新了目前所能及的最深纪录。

 
六探万丈坑
万丈坑,海拔1375米左右,位于重庆涪陵石夹沟附近,是一个状况极其复杂的竖井。从2007年12月开始,刘佳和她的队友们用了近3年时间对万丈坑进行了4次探测。第一次花了1天,抵达深度为170米;第二次4天,深度为360米;第三次花了6天,深度为620米;第四次8天,深度达841米,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实地探测到的该洞穴的最深深度。刘佳认为,841米还不能说就是万丈坑的最终底部,因为还有分支洞未探明,该竖井也有可能是中国第一乃至世界第一。
 
这个数据使得万丈坑跻身中国竖洞深度第二位(目前我国测得最深的竖井是1026米的汽坑洞),此洞也是中国竖洞深度前五位中唯一一个完全由中国人自己探测出来的。在西方,洞穴探险已发展成为一项体育运动,参与者甚广。和欧美等国相比,我国从事洞穴探险的人数与丰富的洞穴资源毫不相称,反而是欧美的洞穴探险队频频到中国在洞穴门口贴上他们的标签。所以,完全由中国队员探测出来的万丈坑在国际上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
 
在这之后,刘佳又两次回到万丈坑,最近的一次是在2016年3月。当时专业户外运动品牌adidasOutdoor,现在的adidas TERREX在全球征集“梦想无界”项目,刘佳所在的Fenix重庆洞穴探险队的万丈坑支洞探测项目入选。此外,为了配合“梦想无界”全球宣传片的拍摄,刘佳带上3名探洞队员和4名摄制组成员来到了万丈坑进行实地拍摄。
 
在拍摄素材之外,刘佳他们此次进洞也带着目标,即400米深处的1号营地下方的两个未探明支洞的探测。“虽然看上去很大,但很快就探明它们均最终与主洞道相通。”刘佳说,“在600多米的深处还有未探的支洞,有机会我们会再次进入万丈坑探寻它的神秘。那时将不会安排外界的拍摄计划,只纯粹的探测。”此次探测,除了探明两个支洞的走向,刘佳他们还有其他新发现。在万丈坑内均为二叠纪直立岩层,岩壁上有较多的海百合、角石、贝类、珊瑚及腕足类化石。
 
突破极限
在洞穴探险中,刘佳遇到过各种不同的危险,她被落石砸伤过手臂,被沉重的绳包拽着摆荡中头撞向岩石,她的安全带曾经脱落一半仅靠半边挂着,还曾在穿越狭窄的石缝时被困、在冰冷的石钟乳滴水下淋了一个小时……

 
地下洞穴里略极限的营地生活,也非常人能想象。除了随身携带几十斤重的绳索器材装备之外,还要带上自己的睡袋、食物、饮用水等生活物资。万丈坑四次探索,在地下待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最长的一次八天八夜不见天日,全身浮肿,在狭窄空间里往返攀爬,有时必须匍匐前进,刘佳的手肘和膝盖上全是淤青。 
 
当然,队友们和她共同经历着这些,牢不可破的信任、坚不可摧的友情和高度配合的默契,都在一次次危险、疑惑、试探、解决中建立起来。所有人专注于同一件事情、同一个目标,都在默默地成长。
 
这些惊险万分的时刻、温情脉脉的瞬间和并不舒适的洞穴生活体验,是组成刘佳探险人生的碎片,是城市生活中缺失的东西:挑战、队友情谊和责任感。
 
“这样的探险也让内心成长,突破自己的极限,到达那些你本来到不了的地方,然后再回到生活中来,于是生活变得更有意义。”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