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 - 年度越野跑人物 - 户外探险杂志
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
年度越野跑人物  | 2017-01-19 11:49:45

TRAIL RUNNER OF THE YEAR
年度越野跑人物
 
本奖项授予本年度在越野跑领域取得突出成就的跑者,通过表彰个人将跑步运动的本质和跑者精神传递给大众。
 
NOMINATION
提名:于雷
 
提名理由:于雷是2014~2016年连续三年完成UTMB的唯一中国运动员,是第一位在20天内背靠背完成UTMB、4KVDA以及TDG三场世界顶级越野跑赛事的中国人,总距离850公里,总爬升60000米。这一壮举令全世界越野跑者侧目。同时,于雷身体力行地在国内积极推广越野跑赛事,首次将UTMB积分和美国西部100积分引入内地,先后创办大连100、大理100、中国三峡(宜昌)168以及正在筹备的2017年中国黄山168等越野赛,让中国跑者在极具国际水准的越野赛制中享受祖国的大好河山,这是于雷对中国越野跑作出的最大贡献。

 
努力到无能为力
拼搏到感动自己
采访 陈霞  供图 于雷
 
北京时间2016年9月15日晚7点35分,于雷冲过世界著名越野赛——意大利TDG巨人之旅330公里赛事终点,创造了一个世界越野跑的历史,那就是20天内背靠背完成UTMB、4KVDA以及TDG三场世界顶级越野跑赛事,总奔跑距离850公里,总爬升高度超过60000米。以往还没有人能够完成这样的壮举,这在世界越野跑历史上堪称奇迹。
 
“一直以来,越野跑都是欧洲人的强项,我就想,这一次向自己、也向世界证明中国人的耐力和坚强到底能到什么程度。”于雷说。2016年8月26日UTMB开赛,连续发烧好几天、25日才退烧的于雷带病上阵,并顺利完赛。他是个不服输的人,哪怕有一点希望都不会放弃。他有一句座右铭: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
 
在UTMB完赛5天后,他又带病坚持参加了4KVDA赛事,以109小时、总排名18名、年龄组排名第4名、亚洲第一名的惊人成绩完成距离350公里、爬升25000米的4KVDA。4KVDA是2016年首次创办的赛事,因此于雷也创下这项比赛中国人以及亚洲人的最好成绩。
 
连续完成UTMB和4KVDA之后,仅仅休息了3天的于雷站在了意大利TDG巨人之旅的起点上。最终于北京时间9月15日下午7点半左右冲过了TDG终点,用时99小时35分,总排名第18位,亚洲选手排名第一,同时再创中国人参加TDG的最好成绩。于雷在20天内参加一场170公里、一场350公里、一场330公里共850公里的比赛,总爬升60000米,创造了全世界越野跑的历史,他的这一成绩和能力也令全世界越野界侧目。

 
他在TDG赛后说:“赛前刚到库马约尔,看见小镇中心街上挂起了几串国旗,其中没有中国国旗。但是,今天当我跑向终点时,我一眼就看见了刚刚挂上的、鲜艳夺目的五星红旗。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同时,于雷也在国内积极推广越野赛事,他对中国越野跑的最大贡献在于,UTMB积分是他于2013年首次引入中国的。 于雷在参加众多世界级赛事之后,将国际化的越野赛事身体力行地引进中国。 2013年4月,于雷首先创办大连100越野赛,创造了中国第一个公司化运作的正式越野赛事品牌;2013年11月成功创办大理100越野赛,这是中国第一个高海拔越野赛事;2015年11月成功创办中国三峡(宜昌)168超级越野赛,创立了中国内地第一个百英里越野赛,并且正在筹备2017年中国黄山168越野赛。
 
在完成三大越野赛之后,于雷感慨地说:“阿尔卑斯山脉的UTMB、4KVDA和TDG,你们用长度和高度考验了我,我用中国越野跑者的坚强和勇敢回答了你。”
 
outdoor:做这件事(背靠背三场超级越野赛)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于雷:首先作为官方签约运动员,UTMB是每年都要参加的。其次,2012年参加巨人之旅TDG的时候,由于天气原因,赛事组委会提前结束了比赛,因此330公里还剩下20公里没有跑完,这对于我来说始终是个缺憾,所以今年又报名了TDG,结果抽签没抽上。接着,我报了首届4KVDA(4K Alpine Endurance Trail Valle d’ Aosta)。然而,在出发去欧洲前20天左右收到一封TDG的邮件,说候补名单里有我,于是又有机会了。我就想,去吧,完赛了就赚一个,完不了拉倒呗。三场比赛都在欧洲,前后相差四五天,正好能连上,这才有了背靠背完成三场越野跑比赛的想法。 
 
outdoor:会有心理压力吗?
于雷:刚开始,我也有些忐忑,毕竟欧美都没有人这么干过,我们更是想都没想过。那么多人看着我,有的人祝福我完赛,有的人也在等着看笑话。我这个不服输的脾性,一旦站上了赛道就不会放弃任何机会。之所以能完成这项挑战,一方面是训练到位,另一方面是心态很好。每到一个大的休息站,我该洗澡就洗、该擦护肤品就擦、该休息就休息,很放松,跟心态有很大关系。
 
outdoor:那你是如何备战的?
于雷:在报上UTMB和4KVDA之后就开始为比赛做准备。6月份,我在规划三峡宜昌168的赛道,宜昌可是中国的四大火炉之一,每天都三十五六度,我每天在山里训练13个小时,不管刮风下雨,以适应山地地形、气候和跑量。除了酷暑和暴雨,我还在山上迷路过,被马蜂蜇过……许多人可能只看到我们光辉的一面,却没看到我们辛苦悲惨的时候。
7月,我就去了大理。欧洲的山峰普遍都不高,赛道海拔最多就在两三千米,我在大理100的赛道上训练,每天50公里,上坡跑到海拔4000多米,下坡连续20公里,给我提供非常扎实的训练场地。所以那三场比赛,我的身体各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好,膝盖、肌肉都没出状况,除了脚上的几个水疱。这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赛前充分的准备。
 
outdoor:我们注意到,这三场比赛中你都带着国旗跑。
于雷:对的。从2012年开始我在欧洲参加比赛时就有一个很深的感触,老外总问我是不是来自日本,每次我都要纠正他们:“China!”这种不被认同的感觉让我不舒服,心里憋着一股气。所以这次就干脆带个国旗。最令我骄傲的时刻就是跑回库马约尔时看到小镇上挂起了中国国旗。
 
outdoor:这过程中有生病或者受伤吗?
于雷:有。其实在去欧洲前几天就开始发烧,直到8月25日才退烧,26日UTMB就开始比赛了。吃不下东西,从头到尾基本上靠可乐支撑着,缺乏能量的身体在爬坡过程中要停下来缓解的次数比平时多很多。UTMB时嘴里有一个溃疡,到TDG时已经变成8个了,嘴唇上全是裂口,吞咽都成问题,以至于一块披萨吃了30公里。说到饮食,我本来是吃不惯西餐的,UTMB结束后有5天休息,我就努力让自己适应欧洲的饮食习惯,以便在后面两场比赛的补给中吃得下他们提供的奶酪、培根、披萨。到了TDG最后两天的赛程中,由于连续奔跑脚上开始起水疱,疼得咬牙,我使劲跺脚,让脚麻木,以继续跑下去。
另外,背靠背比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体能的分配。尽管完赛了UTMB、接着又在4KVDA取得总排名18、年龄组第4名的成绩,我还是保留了10%的体能给TDG。洪荒之力还没有爆发,哈哈。
 
outdoor:通过参加这些欧洲顶级赛事,你看到了什么样的差距?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于雷:欧洲国家的越野跑或者其他户外运动之于他们是生活方式,我们国内虽然也在往那个方向发展,但还需要一个过程。参赛选手数量增长得很快,2016年参加UTMB有大约300名中国选手。从跑者自身来说,国内的选手自我管理比国外选手要差一些,例如组委会要求的强制装备,国外选手都是一五一十地准备,国内选手并不都能做到。从组织方来说,布置赛道的路标是头等大事,以UTMB为例,它的路标做得非常完善,我们其实也可以做得到,但往往还是有问题。
作为一个体验者,我去参赛的同时也是在学习他们的赛事经验。2015年我们在国内举办第一场百英里(168公里)赛事时,也是希望中国选手去参加UTMB前有个过渡,能在本土赛事中对距离、难度、规范和自我管理有一定认识。
 
outdoor:关于引进UTMB积分,你在这方面做出了哪些努力?
于雷:首先要感谢香港100的赛事总监、我的良师益友,他给了我很多好的意见、好的理念,在他的协助下,首次在中国内地引入了UTMB积分系统(首届大连100)。 
2013年,大连100赛前一个月,终于收到UTMB官方邮件说积分系统确认,当时我们几个在办公室里真的喜极而泣,开了一瓶红酒庆祝我们亲自见证这一历史时刻。回想当年,在经验、能力、资金方方面面都缺乏的情况下能把比赛办成了,颁奖典礼现场我们放声大哭,只感慨太不容易了。
 
outdoor:那么接下来,你对个人、对行业未来的计划是怎么样的?
于雷:我当然每年都要去境外参加比赛,比如1月中旬的港百,已经是第六次参赛,一是喜欢,二是感恩;UTMB也每年都会去,而且每次成绩都会比上一年好一点,看到自己在进步很欣慰。比赛同时,我也带着团队去考察,去学习国外优秀的赛事经验,以提高我们国内的赛事组织水平、服务我们自己的跑者。
 
2017年,我会继续做好大连100越野赛(5周年)、大理100越野赛(5周年)、中国三峡超级越野赛(3周年)和中国黄山超级越野赛(首届)这四大系列赛事,给跑者带来更好的体验,这也是我必须要做好的。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户外探险outdoor公众号或20172月金犀牛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