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独木舟“找死”的瀑降大师 - 人物故事 - 户外探险杂志
用独木舟“找死”的瀑降大师
人物故事  | 2016-03-18 13:45:28

RedBull的极限独木舟运动员Rafael Ortiz(昵称Rafa),这位28岁的墨西哥人以自己异常大胆的独木舟漂流闻名于世。
项冲>翻译 奥地利Red Bull>供图

 


 

RedBull的极限独木舟运动员Rafael Ortiz(昵称Rafa),这位28岁的墨西哥人以自己异常大胆的独木舟漂流闻名于世。Rafa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追寻世界上最为湍急的河流来做独木舟漂流。在巴基斯坦,他漂流了Indu河,全程11天,320公里,从Skardu到Indu河和Astor河的交汇处;在非洲他漂流了以水量巨大著称,极其汹涌的尼罗河,包括其中的Itanda瀑布;而在亚马逊沼泽的最深,Rafa和他的朋友Ben Stookesberry首次冲降了32米高的Anaconda瀑布。

 

大香蕉瀑布 墨西哥

 

 

在墨西哥Veracruz州的Tlapacoyan,Rafael Ortiz的名字和他的专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种极限独木舟运动主要是在极其狭窄的河道、峡谷以及瀑布上漂流和冲降而下。在过去的十余年里,这项运动主宰了这个被香蕉林覆盖的热带小村。年复一年,越来越多的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在Alseseca河这个失落的世界里寻找探险的乐趣。Alseseca河上的瀑布群可达40米高,被险峻的峡谷环绕,周围几乎是个侏罗纪时期的沼泽,到处是来自恐龙时代的活化石般的蕨类植物。

 

 

Alseseca河是Rafa学会独木舟运动的地方,就像是他的家。Rafa在他的朋友、美国的地理学家Ben Stookesberry的邀请下,参加了Alseseca河的首次全程漂流活动。

 

 

Rafa说:“认识Ben是我生活的分水岭。那次全程漂流是我学独木舟的最好学校,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坐在独木舟里沿河漂流,而且得背着装了帐篷和盘子的背包!这样很难快速漂流。当你碰到一个瀑布时就别无选择,必须冲降下去。就这样我发现了Creeking这种漂流模式(指沿着狭窄的河道、峡谷漂流及瀑布垂降),意识到这才是我的最爱!”

 

 

就是在那次探险征途中他们绳降了传奇性的大香蕉瀑布,当时还从来还没有人漂流过它。Rafa立刻就把冲降大香蕉瀑布作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几年后,他回到了这里,成功地完成了这个愿望:“在生活中有时你会发现自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深呼一口气,用右手撩起些水到脸上来冷静一下,全神贯注于要冲降的瀑布上,心无旁骛。然后开始划桨,紧盯着前方水平线上水流消失的地方。眼前是一个被沼泽地覆盖的深深的峡谷,划了几下之后就冲入了激流,保持着预想的前进方向。这时就是‘过河卒子,只有奋勇向前’!我冲过了瀑布口,这时我的注意力是如此地集中以至于我完全听不到瀑布的轰鸣声。最终我划出最后一桨,向下落去,在汹涌的水柱中我能看见自己周围的水花。地心引力把我加速向下拉,我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我把身体前倾,桨抓在一手,右臂挡在脸前,准备着承受入水的冲击力。从四十米高的瀑布上成功地冲降下来的正确的方式只有一种,伴随着其他无数的受伤的可能性。我由着水流把我和独木舟整个冲走,呼吸,然后回转身体去看大香蕉瀑布。成功了!我发出一声长啸,庆祝自己成为了第一个冲降这个诡秘瀑布的独木舟运动员。”

 

 

Palouse瀑布 美国

 

 

座落于美国华盛顿州的Palouse瀑布高达57米,比北美大陆最有名的尼亚瓜拉大瀑布还要高出五米多。2009年4月21号,美国人Tyler Bradt 从Palouse瀑布上坐独木舟冲降而下,创造了当时独木舟瀑布冲降的最高世界纪录。三年以后,Rafa来到这里,他成为了从Palouse瀑布口冲下去的世界第二人。

 

 

对Rafael  Ortiz来说,水可不只是个一维的平面,他就是那种在被称之为“垂直水”上玩独木舟的专家。在2010年成功地完成了大香蕉瀑布冲降之后, Rafa就把目光锁定在了这个更大的目标上:Tyler Bradt的独木舟冲降的世界纪录,到当时为止世界上仅此一人从“臭名昭著”的Palouse瀑布上冲降而下。

 

 

经过精心的准备,Ortiz选择了略微平静些的左侧河道来尝试这次宛如好莱坞动作大片里的特技般的冲降。“在最初的十几米你还能用你的身体略微控制一下独木舟的方向,然后水流就接管了一切,”他在冲降前解释道。

 

 

独木舟撞击到57米高的瀑布底部汹涌的水流的冲击力是如此的巨大,墨西哥人被从独木舟从弹射了出去,这也意味着-根据独木舟冲降的规矩-他的这次冲降不能被正式认定为平了Bradt的世界纪录。但是无论如何,这次让人屏息叹止的壮举都是Rafael Ortiz独木舟生涯的一个亮点。他接下来的计划就是冲降这个星球上那些最为壮观的瀑布,包括那些位于墨西哥Veracruz州Alseseca河上和Chiapas州Santo Domingo河上的瀑布群。

 

 

重回Alseseca河

 

重回Alseseca河的目的是为了拍摄一部定名为“瀑布逐浪”的纪录片。为此Rafa又重新冲降了河上大大小小的瀑布群,包括大香蕉瀑布的下半段的一些四级和五级的激流,超过15米高的Silencia瀑布。他还漂流了Pacanicos峡并最终完成了瀑布群Tomata 1和2的冲降。

 

 

在勘查过河道确认激流中没有潜在的障碍物之后,Rafa整装待发。激动人心的时刻就在眼前,他的肾上腺激素极速分泌,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他溜进独木舟,开始向瀑布划去。很快他就冲入了波涛翻滚的白水区,冲降了瀑布的第一个部分:一个五级的激流从超过45度角的坡下降15米。然后Rafa就消失在瀑布的第二部分:一个18米高的瀑布,瀑布下面是一个绿得犹如一块翡翠似的深潭。霎时间一切都好像是寂静无声,直到一声欢乐的长啸直冲云霄,那是Rafa在尽情地庆祝自己冲降的成功。

 

 

他对此评论道:“冲降一个瀑布会带来各种各样的感受:紧张,惊讶,激情澎湃。但是最突出的是好像进入一个梦幻世界,看到的所有东西都以慢动作的形式呈现。一切并不完美,然而你对如何应对了然于胸。瀑布独木舟冲降几乎是种精神上的神圣追求。” 对Rafa来说就好像是挑战一只怪兽,你仅仅只能考虑如何活下去。Rafa终于到达了瀑布的边缘,他和流水融为一体,向那似乎是无底的虚空跌落下去。他撞入白色的泡沫中,几秒之后重浮水面,发出一声胜利的长啸,在峡谷的岩壁上久久回荡。

 

专访

 

 

《户外探险》:你是史上第二个敢于冲降Palouse瀑布的人。这个瀑布高达57米,比尼亚瓜拉大瀑布还要高近六米。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这么做的?你计划了多久?

 

Rafa:嗯,我做大瀑布冲降有些年头了。我是在墨西哥长大的,那里有世界上最棒的一些大瀑布群。五年前我开始冲降这些瀑布,大约一年半前我冲降了到目前为止世界第二大的瀑布-大香蕉瀑布。那个瀑布有近40米高。现在我就是把那时所做的移植到Palouse瀑布来。我还和另外一个独木舟运动员一起制定了一个叫做“追逐瀑布”的项目,其实就是制作一部关于我们冲降这个星球上最大的一些瀑布的纪录片。冲降Palouse瀑布正好是这部纪录片的好素材。

 

 

《户外探险》:冲降Palouse瀑布就这么着决定了?

 

Rafa:是也不是。Tyler Bradt三年前的成功冲降是个历史的时刻,对独木舟运动而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的冲降方式是如此的伟大:他向世人证明了用独木舟冲降这么大的瀑布是可行的,这对我个人而言是种激励,我需要自己亲身感受一下。

 

而另外我觉得你得理解,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些大瀑布对我们来说有些个人的感情在里面。Tyler是在 Palouse瀑布边上长大的而我则是成长在我的瀑布——大香蕉瀑布的附近。我们就这样在河边、在瀑布旁玩着水长大,在这些河里用独木舟漂流,经年累月在这些瀑布的附近晃悠,最后这些瀑布都时常出现在我们的梦中。我相信Tyler对Palouse瀑布就像我对大香蕉瀑布一样有同样的感情。这些瀑布最后深入到我们的潜意识里不停地挑逗着我们:“来吧,来吧!”直到有一天你下定决心去冲降它们。

 

 

《户外探险》:做这类高危的探险活动如何做心理准备?你是如何无畏地冲过瀑布的边缘?

 

Rafa:那一刻确实是最艰难的。在整个过程中比较恐怖的时刻是当你意识到你准备好要冲降了,然后你看到了瀑布的边缘,这时你做好心理上的切换:从精神紧张到对自己说:“好吧,现在我就开始冲降这个57米高的瀑布了。”我在冲降前从来睡不着觉,冲降后马上也睡不好。就好像连续五天五夜无法入眠一样。

 

 

《户外探险》:看来你的过度兴奋是肾上腺激素的作用。

 

Rafa:我猜是这样的。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这类冲降是极为吓人的事!完全超越了人类对恐惧所能接受的极限,我们人类本来就不应该做这类事情。而且在我脑海里常常涌现这么一种景象:这个你最大的梦想,你最想完成的事情可以在一瞬间就变成你最为恐怖的噩梦,成败就在一线间。

 

《户外探险》:你在水里漂流时真的会想到这些?

 

Rafa:那是当然。在整个探险旅途过程中经常会在脑海里浮现这些景象。 在河的一侧有一个摄制组,另外还会有一架直升飞机来航拍。所有的日程都是根据这个来安排的。我们在等着直升飞机的到来,它要飞大致两个半小时。最后我们终于等到了电话告诉我们飞机10分钟后到,我们应该做好准备。那1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然后半小时过去了,然后是整整一个小时。我来到这个小小的石台,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咆哮的巨兽。我听着瀑布的轰鸣声,闭上眼睛,开始做一个小小的冥想练习,尝试着放松,慢慢地沉浸于中。不过说老实话,你在冲降瀑布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等待。最后我带上耳塞,这样使自己的紧张情绪能减轻一点。我能够以此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然后我坐进独木舟,开始向水流划去。

 

 

《户外探险》:你能享受冲降的过程吗?还是冲降发生得太快了?

 

Rafa:你就是要随波逐流。你知道你必须做什么。 突然之间它就既不是美梦也不是噩梦了,它是实情实景,是进行时。你就是其中的主角。当你接近瀑布的边缘时,感觉就好像是在慢镜头模式。然后你就冲过了边缘,你向下看去:“我靠,从来没干过这么大的!”直到最后一秒你都做调节,调整前进的轨迹。接下来你就冲了出去,极近疯狂。瀑布在空中有一个轨迹,你沿着这个水流下滑,这就给你一个角度,使你滑出最初的三四十英尺。然后你就完全从那条轨迹中冲出,开始自由落体。 在这时我就完全被这个怪兽吞噬。绝大的水柱在我四周喷落,各种各样的水花把我拥抱,把我带向这个不可思议的旅程。这就是我在这次冲降中最值得回忆的地方。

 

《户外探险》:你冲降到底时是什么感觉?冲击力大吗?

 

Rafa:很大,非常大的冲撞。你的自然反应当然是恐惧,闭上眼睛,抱住你自己和你的独木舟,然后在心中祈祷。但是你需要做的是睁大眼睛,盯着你的目标。你得抱住你的独木舟,身体尽量前倾,几乎是趴在独木舟上。你还得抓紧你的桨。在你着陆的那瞬间会发生很多事情,你有可能落在瀑布之后,那你就必须手里有桨。冲击力不是那么糟糕,我觉得我冲降其它瀑布时承受过更大的冲击力。当然你的入水角度也很重要。另外一点是瀑布越大,瀑布底部溅起的水花也就越大。所以反倒最后的冲击力没有那么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