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别K2,登山勇士张梁挑战未止 - 人物故事 - 户外探险杂志
暂别K2,登山勇士张梁挑战未止
人物故事  | 2016-03-29 14:18:35

再次启程继成功登顶11座8000米以上高峰后,农行员工张梁于6月再次出发,向人类终极探险梦想继续迈进。


再次启程


继成功登顶11座8000米以上高峰后,农行员工张梁于6月再次出发,向人类终极探险梦想“14+2”(14座8000米世界高峰和南北两极)继续迈进,这次他攀登的是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



野蛮巨峰

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是世界第二高峰,高度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但其攀登难度远远高于珠穆朗玛峰。乔戈里峰又被称为“野蛮巨峰”,其一直以攀登死亡率超过27%的概率,被国际登山界公认为8000米以上攀登难度最大的山峰。作为喀喇昆仑山脉主峰,乔戈里峰的气候变化无常,一天中会有多种气象交替出现,三天两头不是刮风就是下雪,即使利用高科技手段,也很难准确预测到山区的气象变化。







有枪响?准备逃生

张梁说,自从2013年巴基斯坦塔利班袭击登山者营地,枪杀10名登山者后,巴基斯坦的安保措施不断升级。此次攀登乔戈里峰,沿途都有荷枪实弹的军警护送。
到达大本营的当天晚上,他在睡梦中听到一声巨响,以为是枪声,便立刻起身,穿好衣服,拿起徒步鞋,走到营帐后边拉开一条缝,随时准备逃生。但听了半小时,没有发生问题,这才放下心来。


“后来证实是冰裂缝发出的响声,也是上次经历过枪杀案后,心里有阴影,不得不小心谨慎。”张梁笑言。

 








雪崩与飞石


登山开始后,由于气温偏高,一路雪崩与滚石不断,非常危险。从张梁提供的视频中看到,一次大面积的雪崩就在距他身旁数米处发生,而他一边拍摄一边指导其他队员做好安全措施。

“这样的雪崩碰到十多次,大的就有两三次。”张梁说,其中有一次特别恐怖,滚滚白雪中涌出一颗人头,没有身体,就是单独的一颗头。其面目已不可辨。后来他们了解到,2013年一对登山父子在雪崩中遇难,这应该是其中一位的头颅。他们通知了巴基斯坦方面的工作人员,进行辨认、掩埋。

不时从山中滚落的石头,其危险性也亚于雪崩。“嗖嗖的,不亚于子弹。其他队伍里有两名队员被滚石击中,立受重伤,腿都被打断了。”




 





因装备被埋错过最佳时段


经过艰苦的攀登,7月24日,张梁等8名队员准备冲顶。但就在这时,一场雪崩将他们的头盔、冰镐、安全绳等技术装备全部掩埋。几名夏尔巴队员挖了整整3天,才将大部分的装备找回,但头盔等都已被压扁,无法使用。

就因为挖掘装备,错过了天气最好的时段。之后,天气转坏,29日开始更下起了大雪。鉴于天气情况已经不适合继续攀登,张梁与队友们商量,决定撤离。

“也许应该感谢装备被埋,要不攀到峰顶正好遇到恶劣天气,也许就下不来了。”张梁不无庆幸地说。






再次选择理智下撤


这次登山的共有6支队伍,最终都选择了下撤。张梁表示,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只有安全地活着,才有完成终极梦想的可能。乔戈里峰攀登难度极大,今年还无人成功登顶,在2009年到2011年甚至3年都无人登顶,他原本也做好了一次不成功的准备,就像攀登珠峰也是两次才成功。

还是秉承“安全第一”的观点:“能够平安回来才是最重要的,起码我还有下次继续挑战的机会。”

张梁表示,乔戈里峰是登山者们心里真正的最高目标,攀登这样的山峰需要极大的毅力和勇气。他不会放弃,虽然今年已经错过了攀登该峰的最好季节,但明年或以后还会找机会继续攀登。

 





为儿子毕业典礼推掉所有邀约


现场有人问,“你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像你一样成为一个著名的登山者吗?”

“儿子不喜欢登山,他有自己的生活,喜欢踢足球,喜欢读书。但是他体力很好的,写小说也很棒!”自称木讷的张梁,谈起儿子,脸上满是柔情。

张梁说,自己从没试图劝儿子去登山,只带他参加过两次“为爱奔跑”的跑步活动。“儿子挚爱文学,阅读量非常大,愿望是到日本深造,学习世界文学。”张梁对儿子赞不绝口,还笑称:“他的小说写得很好,不过以前不给我看,微信都把我拉了黑,不让我看他朋友圈。”


因为常年在外登山,张梁错过儿子的很多重要活动。今年6月份,儿子大学毕业,张梁婉拒了全部应酬和邀约,参加了儿子的毕业典礼。





谦和之人


张梁每次从山上回到大本营都会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但他的柔情不止体现在对待家人上,对朋友也是呵护有加。据他的一位朋友说,有一次张梁和几位朋友出行,看到行李比较多,张梁主动帮几位女士拿包,最后都挂成了“圣诞树”,令几位朋友特别感动。

这位朋友还说,张梁出名后,出门经常会有人要求合影,每次他都非常谦和,从不厌烦。

也许,一个无惧死亡的登山者,早已参透了生死,才会胸怀宽广,才会如此谦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