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天八夜华山南壁独攀|独家专访 - 人物故事 - 户外探险杂志
八天八夜华山南壁独攀|独家专访
人物故事  | 2016-04-22 10:09:07

如果说大岩壁攀登是攀岩的最高体现形式,那么大岩壁独攀就是大岩壁攀登者对于自己极限的探索和挑战。


从7月12日到7月19日,国内民间攀登的代表人物、中国最具实力的大岩壁攀登者何川,独自从华山南壁脚下出发,开始了历时8天8夜的攀登。


本次攀登的华山南峰是高差近600米的独立花岗石岩壁。华山南峰海拔2154.9米,是华山最高主峰,也是五岳最高峰。峰南侧是千丈绝壁,下临一断层深壑,直立如削。


在这次的独攀过程中,何川只能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他需要背负、运送,7天所需要的食物、水,以及宿营装备和攀登确保装备。


如果说大岩壁攀登是攀岩的最高体现形式,那么大岩壁独攀就是大岩壁攀登者对于自己极限的探索和挑战。

何川曾在去年与同伴阿飞一起进行过华山西壁的攀登,并因此获得中国户外金犀牛奖的提名。本次何川顺利登顶之后,《户外探险》杂志记者再次对他进行了专访。
 


 

去年刚跟同伴一起爬了华山西壁,今年再次自己来华山攀爬的初衷是什么?

 

何川: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去年回来之后对华山的大岩壁念念不忘,今年趁着暑假,就想自己单独攀爬,初衷很简单,就是挑战,挑战自己。

 

能谈谈登顶那刻的感受吗?

 

何川:当然是高兴,开心,终于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因为一路上还是蛮担心的,担心一个人的风险,出危险之类的。艰苦的攀登终于结束了,可以好好的享受生活啦!

 

这次攀爬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何川:应该说是这种对身体和心理的挑战吧,确实非常累,难度也比较大。另外心理方面,就是一个人攀爬的恐惧感和孤独感,也是需要克服的。
 

 

去年你的华山攀登中,你自己觉得最成功的是哪方面?有没有什么地方是觉得有遗憾做得不够满意的?

 

何川:成功在于克服了种种困难,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能够从容面对困难是此行最大收获。遗憾的地方在于客观条件所限没能很好的记录此次攀登,因为此次攀登面对600米无人涉足过的岩壁,充满未知,只能全力投入攀登,无暇顾及拍摄。

 

这么多年,你进行过很多各种类型的攀登,你觉得“搭档”对于攀登来说是否重要?你跟谁配合的最默契?

 

何川:搭档对于攀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搭档可以降低攀登风险,可以分担和分享攀登。我和很多朋友搭档攀登,合作都很愉快,他们都各有特点,各有所长,时间长了都
很默契。

 

能不能跟我们说说,这些年来,哪次攀登给你的印象最深,为什么?


 

何川:印象最深的还是婆缪的攀登,登顶下撤第一段左腿被落石击伤,多亏了队友裂缝、五香的英勇表现,我们拼尽全力,花了两天时间下撤到地,捡回一条命。

 

你是如何选择自己的攀登目标的?

 

何川:首选是没人涉足过的充满未知的世界,不知其是否可攀的目标。

 

不管怎么说,攀登都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儿,家人对此态度如何?

 

何川:攀登有不可回避的客观风险,尤其是高海拔大岩壁新线路。我会跟家人坦诚的讲我的攀登行程,我自己也会尽量的回避风险,选择保守。时间长了,家人就都理解和接受了。
 

 

自由攀登的发展路上,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先后损失了不少位攀登者,去年我们也失去了几位非常优秀的攀登者,我知道你也曾参与了救援的行动。对此,你是怎么看待的?

 

何川:对于身边同好的离去,我非常痛心。他们的离去,对家人是巨大的打击,使整个攀登群体变得低落,残忍的事实却也会让整个攀登群体更加理性,更趋良性发展。

 

你认为,现在国内的自由攀登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有哪些方面是亟待改进的?最需要的是什么?

 

何 川:自由攀登的定义是什么?我理解这里是指自主攀登,攀登者自己主导攀登过程,可以和Alpine climbing对应。攀登得到更广泛的普及,整个群体在增长,但受限于生活压力,以及缺乏成长途径,能走到Alpine climbing这一步的人是极少数。户外品牌厂商,机构,个人都在努力支持攀登者。只有整个攀登的金字塔基足够壮大,自主攀登才有足够的支撑,才能在国 人中绽放。

 

你的攀登偶像?

 

何川:无具体的某一个偶像。看过很多攀登者的文字图片视频,他们的故事带给我很大影响,引导着我前行。

 

说一句你自己的座右铭吧!

 

何川:活到老,爬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