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败攀岩心魔? - 户外技能 - 户外探险杂志
如何打败攀岩心魔?
户外技能  | 2016-05-04 13:44:31

攀岩有很多心理战,而每个人的攀岩优势也都不一样
 

“你现在爬到多难了?”这个问题就跟我读博士班的时候,被问“你什么时候毕业?”一样讨厌。以前的内心独白是“ 我也想早些毕业”,现在则是“我也想爬5.12”,偏偏后者比前者还难。“嗯”,既要诚实,又不好夸张,但是也不想被小看,还不想搞得太复杂,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如果 toprope,我爬到xxx;lead则是xxx。” “咦?理论上 toprope 不是应该和 lead 一样吗?”好一个理论上,理论上不管是TR还是lead,线路的难度都是一样的,但是爬起来可是大大不同,这就是为什么这个问题这么难回答的原因。攀岩有很多心理战,而每个人的攀岩优势也都不一样,个人觉得,这也是为什么攀岩这么好玩的缘故。

说实话,一开始攀岩,我也是个数字迷,可是随着攀岩的经验增加,才发觉数字真的是路线叙述中一个很小的部分。我最早只在室内岩场爬爬,后来到了户外学习裂隙攀岩(crack climbing),起初一点技巧都不懂,第一条路线是死命挣扎才爬到顶的,后来知道难度只有5.7差点没让我昏死在地。之后慢慢对裂隙攀岩产生兴趣,一次和一个很强的face climber一起在犹他州教NOLS的攀岩课,一条完全不需要用手全程knee jam的off-width路线,大概是5.8吧,我轻松地上了,他却挣扎得九牛二虎。但是一遇到天花板路线,就算难度等级再简单,我还是通常马上靠边站,乖乖让出sharp end。

 

每一个人都有擅长的攀岩地形,在一期的Rock and Ice杂志中,我很尊敬的一位女性攀岩者Beth Rodden在“The Best5.10 I Ever Climbed”专栏中,说到她2005年成功自由攀登The Nose of the El Cap(5.14a)之后,却在TR一条5.10b的叫做Ahab的路线时遭到挫败。但绝对没有人会因此否认她是一位相当优秀的攀岩者。
 

攀岩地形和个人的攀岩风格会对可攀的难度造成影响,先锋和跟攀上心理压力的不同,也是常见的影响因子。拿我做个例子吧,如果路线的难度离我的极限尚远,那么倒无甚关系,但愈接近我的极限,我的心理压力愈高,很多时候,我在先锋的时候,还会一边爬一边给自己打气。但也正是在心理压力大的时候,我最有机会进入专注无我的境界,进入这种境界之后,无论是成功度过难关还是尽力而为仍旧坠落,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成长。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先锋的时候,吓得都快哭了,而那条路线只有5.6。那时候我什么都害怕:怕坠落,怕保护装备没放好,怕确保者没有好好看着我。我没坠落、保护装置也放得很漂亮、确保者更是尽责,全部的恐惧完完全全都是非理性的。一直到现在,我在先锋的时候还是常常要理清什么是理性的恐惧,什么是非理性的恐惧,告诉自己听从理性的声音,屏除非理性的杂音。
 

再有,路线是不是一路都有好的保护,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两条路线摆在一起,我宁愿爬一条难很多但是保护周全的路线,也不要爬一条比较简单,但是一失足就要冒着受重伤的风险的路线。后者心理压力太大了,不像前者可以大无惧。
 

带的装备的重量、路线的长短、路线所在地,还有绳伴的攀岩能力等等也都会影响我愿意或者是可以攀的难度。不过我想这些因素可能比较好理解,在这里也不多说了。
 

基本上,我还是常常不自觉地就用数字来鞭打自己,比如说问自己:“为什么你前天就可以爬xxx,今天连xxx都爬不到?”但多半时候,都会马上理解这些问题实在是很没有建设性。比较健康的态度还是不要用数字来一言以蔽之,多多分析自我的成长,看看是不是加强了一直想增强的弱项,或是又克服了一个心理上的难关,成长不是只能靠数字来定义的。不过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你今天攀岩开不开心?”因为只有开心才是我攀岩的最大动力。

希望攀岩的大家都愈攀愈开心,也不要再问我可以爬多难了。